引子

  午后,鬼热的天气,狗都热得躲在荫凉里伸长舌头直喘。

  整个醇郡王府在这闷热的午后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也听不到半点声响。

  西院一间偏房内,一对男女,顾不上这盛夏的炎热,赤身裸体地拥抱一起,忘情地扭动着身躯,因久别而压抑心头的情火燃烧着。

  就在他们到了“相看两不见,唯有敬亭山”的崇高境界时,却被别人看见了。

  一个女佣来此房取东西,刚一推开门,见到床上的那场面,羞得头一低,转身就跑,一头撞在一个太监的怀里。这太监一向好多管闲事,一见这女佣羞得绯红的脸,就知道房内有戏,推门一看,果不出所料。

  这还了得,偷情竟敢偷到王府了。

  “快来人呀,拿贼拿赃,捉奸捉双。”这太监扯着公鸭嗓子一喝,不知躲在何处的人仿佛从地里冒了出来,都急匆匆向西院赶来。

  喊叫声、跑步声、喘息声。叫骂声把静悄悄的王府搅浑了。

  “这是哪来的野小子,竟敢来王府做这苟且事!”

  “这骚娘们儿,还说是刚选进来的秀女,竟这般无耻地偷情?”

  “你小子别只顾看,快,快去报告给王爷,听他怎么处分?”

  “去你娘的,快去!”

  正在午睡的醇郡王奕譞也被刚才的吵闹声惊醒了,他睡眼惺松地坐在太师椅上,刚端起茶杯就有太监来报,说王府内有人偷情。

  一向笃信程朱理学,讲究人伦风雅的醇郡王一听说,就气不打一处来,挥挥手说:

  “别说了,给我吊起来打,照死里打,真是岂有此理!”

  “是!王爷。”

  王府前院,一颗高大挺拔,苍翠浓郁的千年白果树下,正吊着这位敢闯入王府偷情的野小子,四周围满了人。

  “说,你叫什么名字,哪来的?”

  “不说,再打,狠狠打,这小子挺有种的!”

  “王府警卫森严,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那个宫女也不能放过,他们原先一定是相好的,进了宫,他这小子也敢追进来,真是色胆包天!”

  “打,再打!”

  皮鞭每抽一下,身上就多一道血痕。一人打累了,又换一人再打,不久,这人已被打得皮开肉绽。

  “说,不说还要打!”一人气喘吁吁地说。

  “啪!”又一皮鞭落下。

  “不能再打了,这事不关他,都是我的错。”那位选进来的秀女哭喊着从里面跑出来,跪在地上,向举鞭的人求饶,“要打你打我吧,求求你,让他走吧!我们从小青梅竹马,相爱多年……”

  “嘿,不打你已给你留面子,你还给他求情,看样子你们感情挺深的,我四爷今天偏要鞭打鸳鸯散。”

  “啪——”又一鞭。

  “再打,我就死在你们面前!”那宫女已没有泪,一字一句地说。

  “好,我就看你死!”

  又一鞭落下。

  “嗵——”那宫女一头撞在坚硬挺拔高大苍翠的白果树上,登时脑浆迸裂。

  “玲玲,你不能死,玲玲,你不能死!”浑身是血的人,虽然被吊着,看见惨死的情人,他挣扎着、呼唤着,“玲玲,我的玲玲!”

  “四爷。总管大人,求求你别让人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

  一名仆从跪在四爷面前,哀求着,“四爷,他是我家的堂兄弟,是我引他进府的,你要打打我吧!放过我这兄弟吧?求求你,四爷!”

  “好呀!原来是你他妈的吃里扒外,引招自家兄弟来王府偷情。来人!连李同山一起打。”四爷冲着几名打手吆喝着。

  “这与我大哥无关,这与我大哥无关!你们这帮禽兽!”

  “啪——”又一鞭落下。

  那人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洒在那千年白果树苍翠的碧叶上,多么醒目、灿烂。树上的碧绿和树下的血红,强烈的对比,更让人感到酷夏的残酷。

  不知何时,醇王爷走了出来,看到这场面也感到恶心,刺目。

  “别打了,看不见吗?人都死了,再打有何用?”他摇着蒲扇慢条斯理地说。

  “是,王爷。这李同山引人入府,败坏王府名声将如何处置?”

  四爷话音未落,有家丁来报:“前门有一和尚来化缘,王爷是否准许进?”

  “和尚?赶他走!”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醇王爷话音未落,那和尚已闯了进来。

  “大师父前来化缘,不知想要多少银两,尽管开口。”醇王爷平静地说。

  “无量天尊,能饶人处且饶人,摩诃般若波罗蜜,念念见性,常行手直,到如弹指,便睹弥陀。迷人不能省觉,念念起恶,常行恶道,回一念善,直至无上菩提。”

  “大师父,你要什么,就直说吧?”醇郡王奕譞皱了一下眉,仍心平气和地说。

  “成道非由施钱,菩萨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去,西方只在眼前。施主,贫僧不化钱,只来超度灵魂,化解前世恩怨。普救尘世生灵,你让我把这位尘中人带走吧?”他说着,指了指跪在地上的李同山。

  “这——好吧!”

  “阿弥托佛!施主,千年白果得这一对情男怨女的热血滋润,灵气自根生,这是缘也是数更是孽。”

  这位大师的话音未落,后庭院一位女佣跑来报告说:

  “王爷,王妃娘娘生下一贵子。”

  “啊,是男的?”醇王爷喜不自胜。

  “无量佛,施主,恭喜,恭喜!”

  这位大师父说完,拉起跪在地上的李同山就向门外走去。恰在此时,醇王福晋的寝室里,那位刚来到人间的皇祖后人正拼命哭喊着:“哇,哇,哇……”

  一股祥瑞之气在暮色中升腾开来,似龙似凤,盘施着,袅娜着,飞向天际。

  北京西郊一座破败的寺庙里,一个满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人跪在佛祖像前,满含悲愤与委屈的面上流下两行清泪。

  “阿弥陀佛,若能钻木取火,淤泥泛出红莲,前世的缘,上世的数,今世的孽。念念自见,万法无滞,一真一切真,万境自如如,一假一切假,无上无佛心,何处求真佛,只为众生迷佛,非是佛迷众生,自性若悟,众生是佛,自性着迷,佛是众生,自性邪险,佛是众生,心若险曲,佛在众生中,一念平直去,众生即成佛。”

  “弟子识心中众生,自性自度。”

  “阿弥陀佛,从此世无李同山,你法号就叫心诚吧!”

  “谢师父!”

  一丝清香在佛祖的神龛上升起,飘飘散散,在心诚的周围环绕。

  月亮和木鱼声一同升起、升起……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二月河作品 (http://eryue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