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台湾善后冤杀功臣 王爵加身意气消融

  会场一霎间寂静下来,福康安偷觑一眼柴大纪,他在外边正和人吩咐什么,看去个子很高大,脸色却看不清,只走路有点蹒跚,只看了一眼忙收神到会场。后头一个县丞已经发问:“请大帅示下,这都要用银子,钱从哪里支?”

  “从军费里垫支。李侍尧的民政费用拨出后两下清结。”

  “原来地土,林爽文逆匪有些已经分了,要不要追究分田农民?”又一个人起立问道,“有的地主遭难,全家被杀,地土怎样分派?”

  “分掉的地要还原地主,人予追究,要约束地主不得报复。无主土地先收官,然后分给赤贫——记住这一条,谁敢在这上头弄手脚捞钱,我用铡铡了他!”

  福康安侃侃而言,显见是深思熟虑早已胸有成竹的,见没了问话,又问道:“还有没有?”

  “我……有。”坐在前排的丰开生怯生生站起来道,“本地鳏居的男人太多,能不能从大陆福建运、运些女人来?”

  会场里众人发出一阵活跃的笑声。丰开生却认真地说道:“从大陆来的,连我们做地方官和兵丁都不能带家属。我们无所谓,三年任满转调走了,旗营绿营是常驻,没有女人就要找女人,到大陆鬼混,和当地女人混。大陆不准女人渡海,当地也缺女人,光棍汉多,造反就没有顾忌……总之,我说不清楚……反正没有女人不行。”他说着红着脸坐下,会场上人都轰笑。福康安起初也笑,但他立刻就想明白了,说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扼制了这个欲,就要横生是非。笑什么?我认为可以解禁妇女入台,但这件事要请旨施行。”众人见他一本正经,脸板得阴沉,一阵发怵,料想他还有事要说,都低下了头。

  “没有话了散会。”福康安说道,“已经吩咐大伙房作好了饭。吃过饭,到中军计财处领盘缠和关防。”

  于是众人纷纷起身,椅子凳子一片乱响后人们出屋向伙房走去。福康安起身笑着送众人出了大堂滴水檐,远远见柴大纪过来,只作没看见,和几个县令点头敷衍着说几句,倏地收了笑脸,冲柴大纪道:“你就是柴总兵吧?怎么这时候才来?”

  柴大纪早已觉得了福康安在留意自己,突兀一句问到头上,还是受了一惊。他也是久经沧海难为水的人了,旋即平定了心头慌乱,却不肯失礼,从容趋前一步叩下千儿,说道:“标下台湾总兵柴大纪,叩见钦差福康安大人——回大人话,因为城门禁令已经解除,连日逃亡回归的居民返回,大人起居关防恐有奸民潜入滋扰,所以要加紧布置,今天一早标下就过来了,当时没有开衙门,又巡城一匝,来见大人时正在会议。未奉钧命不敢入内,所以——”

  “我问的不是这个。”福康安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入城已经三天,为什么不来见我?”说着,像鹰隼盯准了小鸡,居高临下凝视着柴大纪。那起子文官端碗盛饭,就在大伙房门口吃,见这边风色不对,都停了说笑嘈闹,怔怔地看着这边情势。听柴大纪跪着说道:“原来城防被围,大帅命人射进两封箭书都收到了,书中有钧命,无论破贼解围与否,该员柴大纪均不得擅离职守,切实剀要维持诸罗治安。标下是奉钧命办事!”他已听出来福康安要无端寻事,语气里加了小心。但诚所谓秉性难移,柴大纪一世都是那种油盐不浸的刚愎人,做得不近人情,尽管放了小心,这些话毫无转圜余地,——就是要顶你一下,你怎么样?——这味儿还是带出来了。

  两个公爵,而且柴大纪封的也是一等公——这很明白,当时诸罗危在旦夕,乾隆是为了激励人心表彰气节,换句话说权当“柴大纪死了”来晋封的——品秩一样,地位却有天壤之别。一个是“天下兵马大元帅”,金尊玉贵的天满贵胄,一个只是一郡军事长官,小小的总兵,就这么僵住了,话越说越拧。

  “我初入城,没有召见你么?”福康安面颊不易觉察地抽搐了一下,“这真奇了,我并没说你不迎钦差,难道丰开生胆敢说假话?你为什么不来?”

  柴大纪心中又惊又气又悲又怒,却不肯低头,直挺挺跪着,说道:“当时我在病中,有军医和地方郎中为证!对丰开生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但我说后半夜过来侍候是有的——子时我服了药,过来卫护县衙,大人已经封门。”他略低了一下头又倔强地昂了起来,“福四爷的功勋名声标下岂敢不知?你要怎样,大约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听凭你发落就是!”

  福康安还从来没有受过部将如此顶撞。他自己就是负才傲岸的人,碰上了一样盛气凌人的柴大纪。杀心一闪而过,眼中火花烟然一闪,却又按捺了下去。哼地冷笑一声,说道:“我无权革掉你的公爵。但我为全权钦差大臣,你眼中无我可恕,目无圣上其罪难饶。你说的意思我明白,我是说过你不可重用,我现在当众说你,你就是不可重用,你怎么样?”

  “哼!”柴大纪一脸的不服相,别转了脸。

  “你不能再任总兵了。”福康安冷冷说道,“台湾总兵把台湾失陷给林爽文,军法无情不能容。我撤掉你的总兵——你有话可以向军机处禀告,同时,我昨天已经传令,撤掉黄仕简任承恩的职,今天也同时宣布。用船送你们到福州,和常青一样,革职待勘!”说罢转脸,又大声道,“柴大纪的兵权由王吉保接管,要改编!”他冷酷地看一眼梗着脖子盯自己的柴大纪,毫无商量余地地道,“你去吧!有话以后再说!”

  柴大纪硬硬地行了礼,长步迈出了县衙照壁,他突然想起早不知多少年,还是他当巡检时吃醉了酒,冒犯了“国舅衙内”福康安的往事,想起他调任湖广武汉城门领,票拟都下了,又没了声息,想起转调长沙观察道,又是吏部挡住,转调兆惠军中当参将,转调……都蹭蹬磋跎了……全都拜赐这个哥儿……看看这座孤城,想想在这里坚守一年的日日夜夜,突然心中一酸,城池房屋都模糊不可辨,脚步也变得踉跄,踩在棉花垛上一样虚空软弱。他的心在柔荏中又一动,强烈的自尊又占了上风,猛地一跺脚,上马飞骑而去。

  平定台湾,自诸罗大战以后势如破竹,比福康安最快的预期还要快。其时李侍尧又调来贵州和湖南新练的营兵一万协助作战,三月之内连下凤山彰化两县,至此台湾全境势要城市山川重地连成一片皆在清军手中。只是逃走了林爽文进入山中,和台湾土著合兵约有不足一万,盘据在打铁寮一带山沟中,称帝也还是称帝,这皇帝穿破烂衣,吃红苕为生度日,已经一蹶不起了。

  福康安连战连捷,得胜奏报揭帖红旗雪片价奏到北京,军机处诸臣和颙琰自都是弹冠相庆喜形于色,惟独和珅有一份不可告人心思,因为颙琰见了诸罗大捷的奏文,高兴得说漏了口:“这下子皇上放心了。我们可以松一口气,好好清理一下兵部户部和内务府的财务——手头库银太紧了呀!”他的账目都已走干净,私立的小账也早已焚毁。但他自己明白,他弄的这些钱财可不同于督抚官吃亏空,弄个几百万就惬旗息鼓,或州县官凭打官司、原被告身上一次弄个几十百千两不等,捞成个团团百万富翁就罢手归里。这是全大清天下的大财政,圆明园、内务府、户部、兵部、各省藩库一笔小账目就是百万两、大的到上千万,成笔的都拨到厂长二姑和吴姨姨的账目上,又转进和府账上……

  他有多少钱财?他自己也说不清,长二姑吴姨姨也说不清,刘全其实也只晓得园工上的出入账,也说不清。他只能几百万几百万“粗估大约”——恐怕已经几亿了吧……这个数字任何一个贪官想起来都会心惊肉跳的,因为清政府每年全部收入库银才一千多万两啊!只要这几个部一齐查,只要有一笔银子银账不对查出纰漏……掀翻了,他就是古往今来天上地下第一贪官,什么严嵩严世藩——那也是头号的贪官了,比起来实在是小巫之小巫了!……懵怔了好一会,才想起要到进西华门递牌子了,自己还在洗脸,手将插未插空悬在盆子上发愣,自己也觉好笑的,忙洗了脸。此刻怜卿才懒慵慵地起来侍候,和珅坐着,她站在背后慢慢梳理他的花发,小心地总着发辫儿,恰吴氏挑帘进来,见女儿挨挨擦偎在和珅旁,又是一付娇痴慵妆,不禁微微一阵妒意,却向和珅道:“南边金陵货庄上送来十颗祖母绿。你要不要看看再入库?”又哂着女儿,“这梅花攒珠儿头钗是戴着睡觉的?你舅家大表嫂上回见你戴的荷包个缀七颗翡翠珠儿还缀着一串血玉红,下来跟你舅奶奶说,那一身头面就得三万两。且是戴得多了就失了雅致。白落个名声儿——尽着外头说和家铺路都用玉石雕花儿。亲戚们再一瞧,可不就是成真的了。”怜卿只一笑,回了句:“娘的首面也忒老式的了——对了,他们送的珍珠粉,我给娘留了一盒子,回头叫彩格儿送过去。”

  “我该进去了。”和珅笑着站起身来,“女人爱打扮是王母娘娘的懿旨。珠子我不要看了叫他们收库就是。库里银子要能换成黄的,或者就是珠玉宝石这一类最好。不要越建越多越建越大,就是格格府这一块,连同府里账上最多三座,张扬出去——像忠亲老王爷,库给人盗了还不敢报顺天府!太多了嘛!告诉刘全家的一声,十五爷侧福晋鲁奶奶的大舅子,就是保定府外那二百顷地,不论价高低,只要个收条过账就行。叫刘全晚上过来一趟——原还七天进来请个安,如今也越发懒了。”趁着怜卿出去提热水,又凑到吴氏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吴氏脸一红,打脱他手背,便帮着拾掇桌子上茶具。和珅自笑着去了。

  他想单独见见刘墉探探口风,因为在他心目中刘墉和他没有大的过节,和颙琰又谈得来,和颙琰的师傅王尔烈又是知交密友——但刘墉却不在军机处,一问当值的小苏拉大监,才知道阿桂刘墉和纪昀都去了毓庆宫,说是台湾又寄来了奏报。众人都去单拉下他一人,和珅便觉一阵失落,也只可懊悔自己来迟而已,却也疑惑,军机处还从没有由颙琰召集过会议,向来都是谁的事谁去回,今儿是怎么了?想着,拖沓着步子穿过满是阳光的径去毓庆宫请见颙琰。

  “就差你一个了!”颙琰显得精神爽快,一见和珅便道,“都知道台湾四县已经收复。昨晚皇阿玛高兴得吃了三杯老玉壶春呢!你坐,我们商计一下善后。”和珅除了阿桂纪昀刘墉,见颙璇也在,笑道:“八爷也来了。”还要请安,颙璇笑呵呵虚抬着手中素纸扇子道:“免礼免礼!翰林院要作文章,国子监的大学生们也要有贺文,礼部也有我的份。这大喜事少了我这军机处王大臣还成?”说得颙琰也一个莞尔,却道:“八哥,您也坐。这是薄海同庆四海共欢的喜事,迎接福康安大军返程是礼部的事,现在想找你们商议的,一件是叙功表彰,一件是原先台湾官员失守责任。再一件是善后——今天福康安有折子到没有?”他突然转脸问阿桂道。

  阿桂几个人齐排坐在矮几傍吃茶微笑,听颙琰问自己,忙一欠身答道:“今天用六百里加急送来两份。还没有拆看。”说着双手捧着两封火漆缄封的通封书简送了上去。

  “哦,这么厚的?”颙琰接过来端详了一下,掂了掂,小心剪开了,又想想,递给颙璇,说道,“八哥,这一份请你先看。”自己又剪了一封看了一眼就递给和珅,“这是善后折子,要钱的,你先看吧。”和珅接过来,却先看后边,见写“总计需银一百七十万两”皱眉沉思一下,突然一笑,说道:“晓岚,不知台湾府共有多少人?你大概看过福建《方志通览》的了。”

  “唔,这个不能记忆详细了。”纪昀见他笑,有点莫名其妙,一手握着大烟锅子嗞吧嗞吧猛抽,沉吟着道,“康熙五十六年统计的是一万二千人,现在过去七十多年,人口滋生繁衍,加上大陆移民大约有三十万上下吧。”和珅道:“也就这个数儿,福四爷要一百七十万,每人平均到六两不足,这要放在内地,是小财主的收入了。”颙琰自然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却也嫌福康安手脚太大,赏赐恩典从来都过份奢侈。他沉吟未语间,纪昀却在细看那折子,笑道:“爷和和公没有看仔细啊!这说的事很多,不单是赈粮,一是屯田,允许大陆士兵家眷迁来台湾垦荒;二是乡村保甲要重建,政府贷款购置农具,不但稻蔗薯粟,还要修设水利,栽种桑麻,引进内地织机;第三才是赈济,平均每户一两三钱四厘四毫,福四爷算计,用两年造成全境太平,消弭土著与移民隔阂,再用两年复苏振兴经济。不但不要大陆供应,台湾每年还可缴纳十万银子。”他一一掰算,“这是万世之利,福四爷筹划精密,而且他要亲自在福建台湾督办。我以为这个数目是切实的。若施行中不够,朝廷还应该再补贴些。”

  他这么详明解说,众人都听入了神,连颙璇也用扇骨儿拍打着手心沉吟。和珅永久的秉性绝不逆众,早已眉宇开朗带笑,说道:“这么大好事,朝廷自然要成全,请十五爷、八爷照准,请了旨意下来由我去办!”

  “这一份是要杀人的。”颙琰点着手中那份奏折说道,“听起来就没有那么祥和了。一个是总督常青,提督黄仕简和任承恩,总兵柴大纪。现在台湾粗定,要追究酿成大祸失陷台湾责任。整顿驻台旗营绿营营务纪律,福康安要拿他们开刀。”

  一下子要杀四名红顶子大员,而且其中柴大纪还是公爵!这般的心狠手辣,撼得众人心里都是一颤一震又一沉。总督常青不但平日在和珅跟前多有孝敬,连颙璇处年节时也贡物不菲,就是阿桂纪昀刘墉处也常殷勤省间,关照大小嘱托公私事务,厮混得极好人缘,现在骤然要杀,都是于心不忍。任承恩和黄仕简虽没有偌大的面情,但兵部、军机处阿桂那里却相熟的,而且二人的满洲主子一个是诚王府,一个是恭王府,和颙璇过从得好,杀狗也须看主人,这就令人难为,沉默良久,颙琰说道:“台湾的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出在这一任,不全是这一任的责任。儆戒一下是对的。这样杀要引得别处惊慌的。”

  “我看可以原奏请示皇上。”和珅抿了抿嘴,沉着地说道,“这事该由皇上圣裁。”颙璇在旁一哂,说道:“如今福康安的折子还不是奏一本准一本?像这样人命关天的,皇上也未必细细甄别,照批下来,岂不是我们误了?”他想讲乾隆已经倦政,人命关天的事不能由乾隆甄别,舌头卷了几卷,话说得语焉含糊,也还大体明白了。和珅却道:“还有礼部呢,按八议叙上去,也可缴议罪银子赎过。”

  颙琰听得清楚和珅是想揽差使做人情,不言声默谋一会儿,问阿桂道:“你看怎么样?”

  “八议有议亲议贵议功这些减赦豁免条例。”阿桂说道,“皇上必定要问十五爷八爷意见的。和珅既有成法,你就说说何妨?”和珅自觉阿桂一句话就揭破了自己心事,众目睽睽下不觉微微的有些狼狈,只得说道:“常青是总督,下头还有省、道,台湾只是其中一府,就是十五爷说的冰冻三尺的话,乱源不在他这一任,更不能以一郡之罪加于两省首脑。他的罪是台湾乱起时不能扼制扑灭,又惊慌失措乱调沿海驻军。这也不是死罪,应该革职,交部议罪。黄仕简和任承恩是打了败仗、畏战怯敌调度无方,这是死罪,按八议条例他们都是功臣子弟,黄仕简无后,任承恩也没有子嗣。功臣绝后不合于礼。因此也有减免的理。柴大纪的情形我不知道,但在台湾坚守诸罗一年,功可以抵过的吧?”

  颙璇一边听他说一边看那份折子,放下了手说道:“我看福康安要杀的就一个柴大纪。他的罪是三条,林爽文事起,彰化情势紧急,柴大纪带着兵视察城防,县令苦苦哀求驻兵保护,他怯战畏敌弃城回营,致使彰化失陷,这是全台大乱的导火索。第二,诸罗坚守孤城,是诸罗县城军民并肩作战万众一心捍卫的结果。八卦山是全台形势之要,与诸罗近在弥密,官兵畏战不能掌据,致使全台交通中断,军事瘫痪。第三,自柴大纪任台湾总兵,纵恣自大,且居官贪默,较之地方文官尤甚,并将台湾所辖守兵,私令渡回内地、贸易牟利,驻守之兵所存无几。致令全局糜烂溃败时无兵可调无兵可运。虽然坚守孤城不无微功,比起所犯罪科,仍死有余辜。”这都是福康安在折子里慷慨陈词备细说明了的,道理事实十分详明,语气也斩钉截铁,颙璇说得语气沉重,众人听着,都从心底一阵阵泛起寒意。颙璇说着,嘴角也泛起一丝苦笑:“这确实又是一番道理。他毕竟是台湾总兵嘛!”

  “就这样,把我们的意见汇总结皇上,由天命来断吧!”颙琰也觉得柴大纪太冤,但千里万里外头的台湾事务,京城里的大臣凭什么驳福康安?只好叹息一声道:“总要有人负责嘛!”刘墉是早就隐约听说福柴二人多年那些芥蒂的,咬着下唇想,总归没有来由指摘福康安公报私怨。就是这位皇十五阿哥,又何尝与福康安没有纷争?这是说不清道不白的一团乱麻,只好道:“还是把他四人都交部议处,甄别之后再勘定好些。”和珅却宁愿颙琰福康安二人闹个满拧,顾得了对付福康安就顾不了“照看”自己,但觉不好再顺这个题目说下去,只道:“福康安看来不单能打仗,文治才具也很看得,要把台湾治得道不拾遗,他在洛阳惩贪倡廉,至今还有口碑呢!”纪昀摇头道:“洛阳那个不足为训。台湾这确是经济之道。”颙璇是说话最没负担的,笑道:“这个才具满该进军机处料理民政了。”正说着,见王仁过来传旨:“皇上叫十五爷和纪中堂和中堂进去。”

  三个忙起身一躬答应“是”,待阿桂几人也笑着辞出去,这才随王仁赶到养心殿。直入中殿进东暖阁,见乾隆半躺在安乐椅上看书,怀春站在一旁侍茶,三人齐都跪下请安。

  “噢,来了?”乾隆听他们说话,把那本《吟香室诗钞》放在几上,坐直了身子,笑道,“方才派人到军机处。说是你们在毓庆宫会议,是什么会议?”和珅见乾隆望着自己说话,忙道:“是议台湾的事。昨个立功将士的叙保奏折已经呈给御览,今天议的是——”他没说完,纪昀接口说道:“毓庆宫没有会议。大家有事请示十五爷,碰到了一处,八爷也去了,一处议论了台湾的事。”因将方才大家说话约略转述给乾隆。

  乾隆捻须而坐,静静听着,脸上泛出笑容,说道:“他要用四年治好台湾,不但不要朝廷供应,还要缴纳赋税,这个志量极可嘉。打台湾是武功,这是文治,傅恒可谓有后!昨天和珅进来,说总共军费用度一千一百万两。说都像福康安,几年就精穷了。朕问他,台湾这岛再买一个,朝廷出一亿,问和珅能不能买来?——这是大功劳大事业大勋绩嘛!说那么多的枝节!颙琰,你看福康安怎样封赏才好?”

  “还是皇阿玛看得是。”颙琰说道。福康安立功受奖他有一份妒忌,但和珅受斥,又觉得称心如愿。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和纪昀议过,他已经是一等公,又不能封贝勒贝子,已经无爵可封了。可否赏食郡王俸,一等公承嗣顺延至下五代?”乾隆一笑,说道:“这是挟了不赏之功,很犯人臣之忌的。纪昀,是不是啦?”

  纪昀心中陡起惊觉,不知乾隆是什么意思,忙坐直了一下身子,拱手答道:“我大清不曾有过鸟尽弓藏之主。”颙琰也疑惑地看着乾隆,却没敢问话。

  “封郡王。”乾隆笃定地说道,“福康安的功劳,早就应该封王,只是限于成规制度没有先例罢了,朕这里立个规矩,颙琰你要记住,要有这种胸襟胆量。后世满洲亲贵确实伟业可著的,一定要给够名分,这样才不失士子进取之心。”

  颙琰和纪昀都怔住了!自从顺治开国之后,康熙铲除三藩之乱,大小战争多少场,立功名将如云,还没有哪个封王的!乾隆怎么突然颁赐偌大的殊恩?

  “这件事在福康安进驻打箭炉,扼制英国觊觎西藏时就该办的。”乾隆捻须说道,“顺康两世是开创之主,雍正爷与朕是守成之主。守成也要开创,以开创为守成,所以才用心造十全武功。纪昀,你真的以为朕只是为了粉饰太平盛世?”

  纪昀端肃坐着,看似不动声色,其实再也没有他心中那种剧烈的震撼,那份强烈的冲击,引得心脏卜卜直跳,冲得血脉贲张。他原以为乾隆老迈,已经糊涂得只知道游悠余年颐养精神,不料他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十全老人是粉饰,十全武功——不停地运作这庞大的国家机器,都是为了它能不生锈,还要增强上下和谐,填充这种活力!……他一时想不清楚,怔了怔才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蠢。”

  “你心思清明,学术渊博无人能及啊!”乾隆说道,“要不停的添柴,薪火才能相传不替。奉天养着多少异姓王?立了功,你就封王,养起来,有事去为国出力,无事就养起来。这是谁的办法?”

  “回皇上!”纪昀激动得呼吸都有些急促,躬身答道,“是汉光武刘秀的制度,叫‘功以赏爵,职以任能’。”见颙琰用目光询问,又款款言道,“就是用高位厚禄作养有功将士,但不能立了功就赏职务办差事,二者不能混同。就是福康安封王,也不给采邑,不给兵权的吧。”

  “采邑给五百户,”乾隆笑道,“王府护卫五十名。”

  这下子颙琰也明白过来,一笑说道:“皇阿玛,侯爵是五百户,我们何妨大方一点?给一千五百户吧!”

  “唉,朕是老了。”乾隆抚了抚花白的前额顶,喟然叹道,“有时清明,有时忘事,就是你说的好,照办吧。”纪昀此时方知乾隆深有自知之明,因道:“这么大事,要大脯天下。六十岁以上老人每人要分一串钱,酒肉各二斤。上次有旨说还要大赦天下,除十恶奉特旨的外一律减等处置。昨个儿又有旨没了这一项,却又加了恩科。请皇上旨,是否两旨并行。但要并行,又必得追加拨款……”“这个你找和珅,由他来计划调拨。”乾隆爽然一笑,“原来是两次旨意?朕竟忘了。”

  颙琰这才说到惩治常青等人肇乱镇压不力有罪的事,双手呈上福康安的奏折,说道:“请皇阿玛御览。”乾隆接过两份厚厚的奏折,信手翻了翻就放下了,略带无奈地苦笑道:“这样长的文章,字也小,朕已经不能细看了。赏功的事可以依着福康安,罚罪要持重。犯官一律解来北京,由你们亲审,也要听听他们的折辩。台湾现在只是粗定。第一要务是要拿到林爽文,传旨给福康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解到北京明正典刑的最好。内地几处如直隶、山东、湖广、四川、广西。邪教匪徒、天理教、天地会众滋事的还是不少,可以杀一儆百,福康安没有坐性,不是文官材料儿,可以传旨不必前来陛见,待拿到林爽文,他可以押解人犯一路耀武扬威嘛!他的治理台湾条陈如果可行,就交李侍尧办理。”

  乾隆入耄耋之年后,说话言语常颠三倒四前后矛盾,今日思路却格外清明。颙琰纪昀自然欢喜,听他长篇大论,一宗一宗躬身应承。纪昀笑道:“臣这就拟旨稿,请皇上用玺。”乾隆道:“还是颙琰来办,这只是大体,下去你们再议一下细务,拟好旨稿朕再看。”二人见乾隆没有别的吩咐,起身却步辞了出去。乾隆觉得坐得太久,站起身来笑道:“朕的坐功已经不中用了。到院里散一散吧。”怀春忙放下手中银瓶,上前轻轻搀扶着他出了正殿。

  这是大好阳春四月,融融的太阳光从南照壁西斜洒落下来,明媚又且柔和,满院的铜鹤,鼎、厕佩、馏金齐明闪亮,晃得人刺眼,挨着地面处有些金皮已经剥落,斑驳铜绿倒显得宜人眼目。宫里不能栽树,春风拂荡着宫外的花香时浓时淡飘飘逸逸进来,令人呼吸心扉畅明,怀春扶着乾隆慢慢踱步,轻轻吸一口气,说道:“好香的呀!主子,是御花园那边飘过来的吧?”

  “朕也说不清楚。”乾隆摇头道,“现在圆明园那边准是万紫千红……苹果花、梨花……玉兰花?都像,又不是的……”他见照壁背阴处有几株纤嫩的何首乌和牵牛藤。他屈下了身子凝神注目许久,站起身来叫过卜智,吩咐道:“宫里不许栽大树,是为防贼潜入。这样的小草是春发生意,不要铲除。”卜智答应着,又赔笑道:“和珅进来了,在垂花门外头候着呢!”乾隆笑道:“叫进来吧。”话刚说完,已见和珅小步细碎进院,乾隆笑着命免礼,问道:“有什么事?”

  和珅看一眼乾隆,恭恭敬敬说道:“浙江送来请安折子,还有钱塘江堤加固需用银子,里头夹着折片,奏说窦光鼐已经殁了。这是主子关心的人,奴才进来禀奏一下。”

  “朝廷又失一正直臣子……”乾隆漫步散荡着,目光幽幽看着地,又仰望湛蓝的天空,似乎在告诉上苍什么,又像在询问什么答案,许久才道:“原想留给儿子用,所以朕没有大用,可惜了的……叫纪昀给拟个谥号来。请你八爷给福康安写信,关照一下家属……”他像想起了什么,又问道,“福康安要封王,你有什么想头?”

  和珅眨巴着眼,一时揣不透乾隆的意思,试探着说道:“奴才是刚刚儿听说。按福康安功劳这是天公地道。怕就是封得高了招人忌,于他反而不好。”

  “管事儿才招人忌。所以朕始终没让他进军机。”乾隆轻轻嘘一口气,“这是天意……有什么法子?”说着,他的思绪又悠然转回来,笑道,“记得朕说过给你的,台湾的事无虞,大定了,就要把禅位的事筹备起来。你是赵公元帅,只有人求你,没有你求人的,要谦和严谨些才好。自疑疑人,对景儿时候要吃亏。”

  这是乾隆每次私下单独召见都要吩咐的话,和珅早已听得耳朵灌满,仍笑着回道:“奴才谨记住了!——福康安在折子里说,要在福建引进桑、麻、茶树到台湾,还要在台湾制乌龙茶贡进来给主子,他要在台湾福建呆四年,亲自搬一篓茶给主子呢!”

  “你哪里知道福康安!”乾隆笑道,“他文武全挂子的本事,心胸又高,虑事也细。不急于回京有个逊功避事的心思。他不能在台湾耽那多年日,就在内地,比如武汉、开封、洛阳的就好,哪里有事就到哪——这么着好。”思量着又道,“台湾乌龙茶,朕倒真想尝尝。你写信给李侍尧。”

  “者……奴才记住了。”

  乾隆的旨意第二天就用廷寄发出去了,台湾虽然粗定,只是城市已握入清军之手,造反民军被打散了,东一块西一块聚进山林成了土大王。朝廷连旨催促进剿,福康安就在台湾府城坐镇指挥扫荡,费尽力气,前边打下一镇一乡,后头组建保甲,在丛林中艰难推进,文武军政一齐来,饶是如此,至乾隆五十三年才终于在打铁寮探明林爽文踪迹。由虾骨社、合欢社两处出兵夹击,又选屯练兵数百混迹入山为内应,打了三天,捉到了林爽文“朝臣”陈传、何有志、林琴、吴万宗、赖其龙一伙。得知林爽文逃往老衢崎——此乃林爽文最后案穴,又分南北两路大肆搜剿,在一堆造糖废甘蔗渣中搜出林爽文和他的大将军庄大田。至此,这次震惊朝野的揭竿起义方完全扑灭。

  柴大纪就这样死定了。因为福康安的奏折要杀四人,刑部兵部的官员都明明白白,“福四爷最恨的”是柴大纪。常青自不必说,总督只有“间接责任”,黄仕简任承恩驻师大陆,“与台湾本土驻军究属有别”,议亲议贵下来,这三人都是功臣后裔,而且黄仕简与任承恩二人均“无子”,循兴灭继绝之理,非犯十恶不诛。惟独柴大纪一条也占不上,守城有功丢地有罪、功罪相抵余罪死不足恤。解京部议下来堂堂正正,常青革职罢官,其余三人定的斩监候。一年之后甄别处情,黄任二人免决。只柴大纪在劫难逃。乾隆五十三年秋九月十四,羁押在顺天府的柴大纪被提刑官押赴柴市斩决。这日本来好好的晴日,突然浓云密布雷电交加豪雨如注。非时风雨大作,自然有些街谈巷议,说柴某临刑之际仰首望天,号呼称冤“庸帅(常青)无罪,畏战苟活失城失地者无罪,惟我柴某死守孤城罪不容诛!好公道的天!”刽子手也流泪,说道:“柴爷,我只能把活做得利索点——谁叫你做官朝中无人,又没有个好爹呢?”后人有议及此事,以为福康安诸般军务百无一失,收复台湾完全金瓯厥功甚伟。若论胸襟度量,比之乃父傅恒相去就远了。但此事若如乾隆皇帝清明在躬,不肯糊涂杀人,如何有这种颠倒是非之举?

  当下福康安封王诏旨发到,三军将士踊跃欢腾,自海兰察以下,贺老六、王吉保及待卫戈什哈无不弹冠相庆。全军放假三天、牛酒犒劳都安排在福州城郊,全城烟花火炮爆仗连放三日,缙绅耆老盈门恭贺,总督衙门设八十桌满汉全席,与筵人员全都是流水出入,六十岁以上老人不但“恭与荣典”,还另外赏有酒、肉、香烛之类,俱各乐得欢天喜地。只苦了李侍尧,忙得人仰马翻,招呼了里边应酬外边,吃过了喜酒再吃贺酒,跑过了城里又到城外……他自己也是古稀老人了,一场忙碌下来竞累倒了。福康安在郊外大营也是各营串忙,安排水陆师驻扎营地防务,又送广东广西湖湘川各地抽调来的军士回营,颁赐奖银抚慰伤号,弄得晕头转向。听得李侍尧病卧,心里更是张忙,委了海兰察提调营务,自带了刘保琪马祥祖一千人赶往总督衙门探病。早有戈什哈在仪门外,直接引他们到西花厅来见李侍尧。却见李侍尧身上裹着一床夹被,坐在安乐椅上正在吃药。

  “你唬了我一跳!”福康安一进门便笑道,“我以为还不知怎么不得了呢!看来不相干的。”

  李侍尧放下药碗,笑了笑,意思还要起身相迎,福康安抢一步上去又扶他坐了,说道:“我封了这么个王,名分上是高了,心里拿你作朋友看,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嘛!你跟着阿玛打黑查山那辰光,我还在保姆怀里呢!我心里看你是我的老叔叔呢!”李侍尧看了看跟福康安的人,一笑说道:“原来是你们,返谈店里的老人儿。都是好相识了,请随意坐,坐嘛!”福康安道:“戈什哈们都出去。保琪、同济、祥祖坐!”三人这才微笑着坐了。李侍尧摇头道:“我确实有病,也真的太累了——比打仗累啊……”他轻轻咳嗽几声,又自失地一笑。

  福康安没有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安慰道:“不妨的,也就这一阵子,过去就完了,你比我阿玛身子骨硬朗,好好将息就成。我在条陈里说的几件大事,单台湾府里办不来的。可惜朝廷不许我在福州,不然我们一同做起来看!”说着一叹,又诧异道,“你好像还有什么话?保琪他们也不是外人,若不方便,请他们回避,你畅开来谈谈。”

  “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李侍尧道,“你在台湾,我们几个天天一处吃大锅饭办事,什么话不说?有病是真的,想说说话也是真的。单是身上累也还罢了,从骨头缝里累到心里,那滋味就难说了。”

  福康安瞧瞧这个,看看那个,心中越发惊异不定,见几个人都若有所思含笑不语,恍然说道:“啊……我明白了!原来你们几个约好了的要诳我说话!”这几个人都是几经人世沧桑,电光石火中翻过筋斗来的人,都深沉得波澜不惊,只是微笑。刘保琪道:“制台没有约我们,可制台要说什么,我们心里有数。他大约要劝四爷激流勇退,他自己也要激流勇退的吧。”

  “我已经奉到廷谕。”李侍尧道,“要调到兵部任尚书,兼任理藩院掌院大学士。”说完又补了一句,“圣旨还没下,军机处和毓庆宫都是这个意思,也就是下个月的事儿罢。”

  福康安不禁错愕,瞠目结舌说道:“如今这里百废待兴事积如山,不会的吧?谁来接印?”

  “大约是海宁。”李侍尧无所谓地说道。

  “海宁?”

  李侍尧笃定地点点头。

  “不成!”福康安扫视一眼花厅,“他败坏福建吏治,发了财一走了之,我还要弹劾他呢!也好,我就在这里,等着他来!”还想说什么,目光一闪,收住了。又缓缓道:“又要下什么雨,吹什么风的,大刚放晴,老鳖就要反潭么!”刘保琪接着他的话音说道:“学生没住过返谈店,他们两个住过,”他用手指指惠同济笑道,“当初贾士芳推过格,返谈店还有五贵登科一场盛事,这倒不假。他们五人——曹锡宝气死,方令诚气疯,吴省钦连连升官,一个老鳖反潭,人人俱不得安。”马祥祖却道:“他们拉你同去看望钱沣,幸亏你犯了疟疾,就这样,你在贵阳三元宫一囚半年,你还指望着人来救你,你没有倒栽葱就是好的!”

  福康安听他们说笑起初懵懂,他毕竟天分极高的人,倏地灵机一动已经明白:自己信任重用的人,不是傅府的老人就是与和坤作对的人!招降纳叛的一伙凑集在福建,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伟业——这如何不招那些权倾朝野势倾天下的人疾忌!!一时间想到他晋封为有清自三藩之后头一位功勋王爷,但觉脚下虚空得如万丈深渊,心也一下子直落下去,竟一时呆住了!良久,喃喃自语说道:“我辞了三次的,万岁爷知道我的心……”

  “想和四爷说的就是这件事。”李侍尧见刘保琪掏烟,自己也掏出烟斗,燃着了,慢吞吞说道,“我到北京其实就是荣养了,其实早年雄心壮志,这会子都冰消瓦解。老了死了完事儿。四爷,你如今封王,已经是特出恩典——就算皇上信任你,皇上可已经是近八旬的老人了——您想想,跟着您的这一群,真正能打仗的,无论两广、川、湖、湘调来的,还都是您带过的兵……清军官场败坏,其实营务废弛军纪也败坏,别的行伍一摧就垮,惟独您的兵无坚不摧所向无敌!王爷,恕我直言,若是别的将军,十个有十个也完了,若不是皇上信任,不赏之功硬赏你一个王爵,如此风标崖岸,谁能承受得住?”

  这是透彻入骨的警醒语了,福康安早已听得身心一阵阵发寒,他的心随着李侍尧说话驰得更远,想到傅门三世荣贵、忠诚报国军法治府;想到颙琰多次说他“豪奢挥霍”,兵部人私议他养“骄兵悍将”;想到傅家奴才一个个都成了将军、副将;想到每当父亲冥寿,来赴筵的将军黄灿灿一片都穿黄马褂、马鞭子放得一排排的威风贵盛场面……他一阵胆怯,又一阵背若芒刺,冷汗已浸了出来。早年乾隆与母亲的事他多年来也多少听得一点宫里含糊谣传,这种事为子为臣不但不能信,更不敢想,更不必存这念头了。此刻一下子都明白:这些知友比自己清醒,看得准而且看得远!思量着,深长叹息一声:“我一生耻于人言倚赖父祖功名博取功名,仗自己三尺剑立功名于当今,垂竹帛于后世。其实父亲一直在庇佑着我,皇上一直在呵护着我,我还以为是自己的能耐。皋陶,既明白了我就有办法。”

  四个人都注目着福康安不言语。

  “我要上表请旨,”福康安脸色异常苍白,声音也微微有点颤抖,“父丧未除,我就去山东剿贼,没有为父守灵,有亏人子之道。归还兵权,解散府兵,举家为老公爷守丧三年,然后我去奉天养病。我的王爵与开国诸东来之王有别,是守成有功封的。因此从我儿子开始要递降,直到平常庶人为止。多年征战,我的腰部受损,也有了痰喘的病,也该退下去休养了……”他不胜其力地又咳嗽了两声,才止定喘息。

  几个人原都是怕福康安知进不知退,骄纵傲上招来奇祸,没想到他一下子就被刺瘪了,瘪得颓唐无气,都觉得有点意外,正面面相觑,福康安又道:“其实你们这些活我心里想了不止十遍了。我的想头只要我打胜仗,每战必捷,朝廷用得着我就无妨,再就是人善遭欺,盛气凌人些只怕那些乌龟王八还怕些……唉,错了,从头到尾都不对头啊……”

  “王爷,没想到你心境也是苦。”惠同济说道,“但我还是觉得你弯子转得太急。你一辈子都颐指气使豪气干云的,就有这想头也要慢慢来。你并无危险也没有把柄在人手中,福四爷还是福四爷嘛!”李侍尧笑道:“小惠说的是,是历练了的人了。人若改常不病即亡,所以你不能变得太快。”

  福康安此刻感念四人友情真是铭心刻骨,怅然一笑说道:“我都依诸位了,这么说还有事可干。海宁我不能让他再来坏台湾,要上折阻他来闽。皋陶也不要急着回北京,把我折子里说的几件大事办好再说!”他仰起身来:“湖广不是又有天地会闹事么?我去坐镇武昌,敉平了再回北京,先见见十五爷推诚谈心,一步步退下来。”接着,扳着指头数述台湾风土人情,何处可以植茶树,哪里可以栽桑麻,彼地能建市场,此方适宜建作坊……一直说到晚饭后又秉烛夜谈,也不骑马,竞打轿回营不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二月河作品 (http://eryue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