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潞河驿奸宄逞淫戏 瞒真情巧舌释新憾

  和珅一骨碌翻身起来,也不及洗漱便抢步出了签押房外间。果见案头上摆着一份通封书简,火漆密缄压线,端正写着“和大人讳珅亲启”,信角旁注“柯安顿首”。他这才知道不是兖州府,乃是新任兖州提镇衙门管带写来的,柯安是他亲自选出来指派升迁出去的,人极漂亮会干事,倒没想到字也写得这么好。剪开封口抖开信看,这才知道福康安平邑会战大捷,“歼敌两千余,城北玉皇庙一带积尸如山,硝烟焦土尽黑,沟渠凝血盈尺皆成碧色,匪首龚三瞎子王炎皆不屈战死……”再往下看,柯安本人并没有亲身前敌,“奉命进军策应,至恶虎村已闻胜报,只身飞骑赶往平邑,已无参战机缘,不能报国立功为中堂争脸,憾甚!”

  这就是说,“大捷”的消息不是听闻,而是的的真真的实情!和珅脸上掠过一丝失落相:他们毕竟是瞧不起我和珅哪!我就在济南策应军务,前头打胜了,报信儿的却是私人私函!一头又庆幸杀国泰的圣谕来的及时,同时隐隐带着一丝妒忌——他倒不盼官军失利,打得成胶着样儿自己也去参战,岂不更好?福康安这一胜,眼角更要朝天不看凡人了。他捧着信发了一会子呆,接着看,却是颙琰进城劳军,目睹战场惨烈,黯然下泪。还有,附近各山寨匪徒弃寨投诚,“王命黄天霸分别斟情,量才录用。今福四爷等即将转蒙阴回济南,班师奏凯还朝。我公坐镇省垣调度军资,与功膺奖辉煌列班可期而待,标下门生思及亦不胜欢忭”的话头,和珅已没精神细看了。他放下信,心里思量下一步打算,漫不经心地洗漱梳理了,又胡乱吃两块点心,迎门便见刘全带着钱沣进来,笑道:“你来的正好,正要请你呢——充州府有人来信,我军大获全胜,斩首两千余!我们得赶紧预备迎接福四爷,还有犒劳军饷,善后事宜也得快办!”笑说着,指了指柯安的信,“你也看看欢喜!”

  “怎么,是私函?”钱沣说着拿起了信。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光景也是一夜没有睡好,眼睑下有些泛青,看着信渐渐眉头舒展开来,嘴角也挂起笑意,一手抚着案角,不胜欣慰地说道:“福四爷不愧名将之号,打得干净利落,傅恒公在天之灵看他这么为家国争气,也要笑的!我昨晚一直在想,就怕打成不胜不败之局,旷日持久又生枝节,那不知又要虚耗多少钱粮!内地胶着不下,就要调动兆惠,大局就令人堪忧呢!”“是啊,我何尝不是这样想?”和珅面无惭色沉吟叹道,“就不能全歼,逆贼浮海逃去,也是了不得的!皇上圣虑高远,及时诛杀国泰,我看也有安抚反侧慰藉民心的意思……”钱沣放下了信,盯视着和珅,仿佛在揣测他说话的真意。和珅泰然自若,预备着他来质问,却听钱沣道:“没有想到旨意来得这样快。我夜来也想这件事,和公处置并不错。似乎等刘公回来,合章复奏一下更好。若论显戮,不但震动朝野,百姓目睹他们置于法,岂非更能慰藉民心?”

  和珅呆笑着没有立刻答话,绵里藏针的人他见得多了,这个钱沣与众不同,扎进肉里带着倒钩刺儿,把人挤兑到没有退路,还说你“并不错”!想了半晌才道:“皇上想的大约也有个‘朝廷体面’四个字,你说的也不错,押赴刑场斩了他们,确实更能慰藉人心。”他忽然灵机一动,又道,“皇上也不能预卜福四爷战事这么顺利,杀国泰可以昭示‘天下至公’嘛!”

  “人既已死了,就不必再想这件事了。”钱沣转了话题,笑道,“福四爷回来,要花一大笔银子呢!我看十五爷的意思,盗匪家属不再发遣,就地按‘盗户’发落,一来是稳定人心,二来也有‘省钱’这个想头。赖奉安绿营改为游击统辖,扩了编制,就图的既省钱,也能保平邑劫后治安平和,十五爷虑事周详啊!”这些话和珅听着统是不懂,愣着呆了半晌才想到是自己看信不细心,他却不肯露这个底儿,笑道:“库银我看不必启封,国泰于易简的家底子足够的了,刘全听着,我们来算算这笔账——你用笔记,我说个思路,请钱大人参酌……”

  和珅目中闪闪生光,掰着指头算计,共是分了八项,庆功、劳军、善后、赈灾、恤荒、黄运漕运、沟塘河渠兴修、备春耕,某处需银若干,某处派工几何折银多少,荒地某处可以植桑,某处可以造田……计筹划算如数家珍巨细靡遗。钱沣听着这里头经济之道,有些和自己想的合若符契,有些想的比自己还要周到,有些是自己压根没想到的,也都头头是道,不禁暗想:此人精于理财,确有过人之处,不单是工巧善言取媚而已,这份精明也难怪皇上器重……正胡思乱想,和珅笑道:“这不过是举其大要,比如涸田、治碱,是十五爷特意关心的,指望山东一省之力,只能小治,还有剩下的十七万,先用到这上头。国泰无能无耻,山东这样的膏腴之地弄得这般精穷!他们坏了事,新任巡抚又没有来,少不得我们多操点心,所以军务政务财务要合着打算,量体裁衣,有多大头做多大帽子。别让日后出了纰漏,皇上问,你们在山东做什么吃的?我就这些,我说这些统统是个‘心里想’,一切要听刘崇如大人安排……”钱沣听了叹道:“得益不浅,我真的莫名佩服!我方才听着就在想,若真放了我云南或广东巡抚,许多政务可以参酌办理呢!我没有什么添减的,我想刘大人也不会有什么异议。”

  说着议论着,邢建业捧着一封火漆压印文书进来。二人便知是福康安正式的报捷文书到了,一齐站起身来,和珅拆封看信,笑着环顾屋里众人,说道:“刘大人后天就回来,福四爷七天之后带中军到济南,停留三天返回北京。我们预备吧!”钱沣问道:“十五爷呢?”

  “十五爷直截回北京,大约春闱前启程罢。”和珅似笑不笑地说道,“十五爷已经请旨,葛孝化补布政使实缺,暂署巡抚衙门。该办的事让我们参酌办理。”

  一场轰轰烈烈的要案夹着一场石破天惊的平息叛逆征剿,就这样同时结束了。和珅最后一个离开济南,除了那八项政务,按着德州办法,他在趵突泉、黑虎泉一带、小青河夹岸辟出地方,按官价八折出售给枣庄一带煤矿窑主,江南富商也是来者不拒,仿着南京秦淮河规模式样大兴土木。他自己说话叫“戴花引蜂收蜜”——秦楼楚馆戏园子不拘什么五行八作,一古脑建起。此刻他是“济南王”,没人掣肘,新任藩台葛孝化惟命是从,要怎样便怎样,有人说他“见家具就买,是个暴发户心思”,还有人说他“煞尽风景俗不可耐”,他都不在乎,一味行去,待到省下赈工银子,罚了俸的官员们“养廉”银上得了实惠,这些个闲话便营息屏声,渐渐有人说起他的好处来。和珅这才请旨销差回京。

  其时正值三月孟春,鸭鬼碧水桃红柳绿季节,和珅途中接到弟弟和琳来信,说“风言朝廷人事有所更张,详情不知”,又说“嫂嫂福体欠安,恍惚如见鬼神”。一派观景回京春风送我的心思打消干净——于公于私两头说都没了情致,一路上杏花如雨缤纷流水,桃红似云把火烧天,运河堤上新柳如丝抚凤摇曳,驿道旁红女绿男踏春行香……种种物景人俗也都在马上轿中匆匆过眼而已。堪堪到了潞河驿,正是三月十三,已有礼部司官奉旨照例迎候,和琳带一干家政也来接风。这是历来钦差回京常例礼数,他不能先回家,杯酒尽意便请礼部的人回去“请代奏请见圣驾”,端茶一揖送客,便请和琳进来见面。此时才刚刚过了申正时牌,融融斜阳西照下来,斑驳树影从门洞里直映到东厢门帘上,满屋洋洋暖气,十分宜人。和珅见和琳穿着孔雀补子,一身官服翎顶辉煌,行了家礼还要行庭参礼,不禁一笑,说道:“算了吧,你看我还揉搓得不够?还和从前一样,除了公廊,别弄这虚套套儿。把你那身狗皮剥了,我们坐着说话。”一边也脱自家袍子,笑道,“我也剥了狗皮,松泛松泛——左右明日见过驾我就回去的,你还带翠屏儿她们丫头来,人瞧着这是做什么嘛!——哥儿呢?哥儿怎么样?”

  “哥儿好!能吃肉沫儿粥了,见人就是个笑,弹蹬着腿直想自己站起来。我还和嫂子说这小子不愿爬,直截就要走路了!”和琳笑道,“是嫂子支派翠屏儿来的。你在外头身边只有个刘全,粗手大脚的会侍候人?衣裳也未必洗得干净!她们带的新被卧,还有换洗衣裳。你今晚换洗换洗,明儿见驾也精神些……”

  和珅半躺在安乐椅里,一边微笑着听,一边打量弟弟。这兄弟二人个头、身材都差不多,脸庞眉眼也相似,只是和琳留了胡须,看去比和珅还长了点年纪,说话间目光流移很见神采。隔的时间不长,他觉得弟弟比从前又干练了许多,听和琳说了半顿饭时辰,和珅才笑道:“听你说这样,你嫂子一时是不相干的,海宁给我写信,说弄了两付熊胆,治无名热最好的——这几天也就送来了,吃吃再看吧……你急着我回来,恐怕不单为这些吧?”

  “朝廷人事要有变更。”和琳敛了笑容说道,“这是内廷老赵说的,广东那头告李侍尧的密折三五大就是一匣子,他的九门提督怕保不住要掉。还有,《四库全书》又委了王尔烈当副总裁,昨天的信儿,卢见曾卢从周兄弟锁拿进京问罪。军机处章京房老王说,怕是纪大人也要出事。长二姐去二十四王爷府,听那里人说,有人走漏了卢见曾抄家信息,金银财宝都藏起来了,还说查报信的人比查本案还要用力,一里紧似一里的,弄得傅恒家也不安宁。吴姐过去请安,公爷夫人才从慈宁宫回来,脸上也带着不欢喜。有人告说福四爷在平邑杀降,还说王炎没死,逃了台湾去了,说纪昀先头小妻是傅恒府里的什么人,大臣交通,也没有禀奏朝廷……总之是面上风平,水底流急。”

  “面上风平,水底流急……”和珅咀嚼着这句话,“这就是说六部里还算平静?”

  “是。六部里我常串,司堂官们什么也不知道,侍郎们说话也没有带出‘意思’来。尚书们什么想头,我就不清楚了。”

  和珅坐直了身子。纪昀要出事,他心里有数,李侍尧那里他也下过烂药,但这二人不比别人,实在是乾隆知之甚深,恩眷优渥年深月久,又连带着傅恒一层旧缘,到底出多大的事,全要看乾隆的心思……无论如何,这潭子水是太浑,水底也太深了,他一时还想不明白。想着,说道:“你听着,宦海沉浮最是难定的,三个不,不传谣,不落井下石,不幸灾乐祸。沉着气往下看。嗯……于敏中呢?”和琳道:“这人谁也和他搭不上话,他也没有亲近朋友。阿桂在军机处说起于易简,他只说了句‘和珅办得是,他自作自受’就不再说话。他这人太深沉了。你不用思量,他心里恨你是拿得准的事!”和珅却不接这个茬儿,沉默一会儿,说道:“你先回去吧。告诉你嫂子,还有吴姨姨,别鸱张着为我接风。自己一家子小宴,一个外人不叫,有人来凑热闹,一律推到后天。”

  “不少人已经来家几次了,明日肯定还要来的。”和琳站起身说道。

  “就说我身体有病。”

  “那更不得了,他们带医生,你见不见?”

  “就说公务太忙,日后再说。”

  “有些人都是极好的朋友,不好意思的……”

  “好意思!就这样说!”

  和琳带着家人去了。和珅听里间卧室有撩水声,信步踱进去。翠屏正在靠窗处用手在热水里掰捏搅和皂角,见他进来,忙扎煞着手站起身来,说道:“老爷说完事了?那些衣裳我都翻出来了,也不知爷怎么穿,他们又怎么洗的,洗过了翻着还一股子汗味儿!”和珅一笑坐了炕沿上,说道:“你想想看吧!刘全会洗衣裳?”一边说,一边打量翠屏儿。

  翠屏是夫人冯氏房里的针线丫头。和珅骤升暴进,“相府”规矩还没有立起来,他是个佻脱散漫人,进了家里无论上下都极随和自喜的,一向也没有在她身上留心。此刻见她穿着诸色撒花夹裤,大约怕水撩湿了裤脚,挽起来直到膝盖下,白生生的腿和一双半大不大的脚都裸着,娇小玲珑十分入眼,上身是墨绿比甲套着葱黄夹衫,胸前鸡头小乳微微耸起,一头乌油油的青丝总成一条辫子斜搭胸前,白生生的脸上眉黛如柳眼含秋水,微笑着,颊上两个酒涡若隐若现,和珅久旷在外,行动左右十目所视,身边全都是男人,于公于私焦灼如煎数月,乍见这丫头亭亭玉立,水葱儿般站在自己面前,心目都为之一开,胸中一拱一热。又是一动,眯着眼看了她脸庞又看腿又看胸脯忙个不了,呼吸已变得有点急促,翠屏却不知他已经想到了邪路上,见他眼神儿,忙瞧自己身上,又看着和珅道:“老爷,您一个劲瞧什么?”

  “啊——噢……没什么。”和珅心思不定地看一眼窗外,日头已经到了房下,大井院里除了廊下几个亲兵呆站着,并没有闲人,微微一笑说道,“你侍候我换换衣服,小包在炕里头,还有两件中衣是在德州浆洗房里洗的——把亮窗合下来,进来的风都还凉的……”翠屏笑道:“这也值当的这么瞧人,像是我身上有贼赃似的!”关了亮窗旋了窗钮子,几步上炕跪了,抖落开靠墙放着的小包袱。和珅近在咫尺,看着她忙乎,一阵处女幽香隐隐弥散过来,越发不能自持,待她递来中衣,却不去接,一把摸住了她的手,笑着小声道:“翠屏儿……你不是问瞧什么?瞧这里——”他捏捏翠屏脸蛋儿又捏捏她脚,“还有这里,这胸上头里边鼓囊囊什么物事?”他的手又伸向翠屏胸前……

  翠屏腾地飞红了脸,扭着身子跪在炕上偏着脸,挣身夺手时哪里能够?不能退不能进不能啐不能喊,半晌才道:“老爷……这怎么说?这不正经……看外头人,日头还没落呢……”和珅见她半偎在自己身边,越发情急不耐,紧一紧手更把她揽近了,笑着耳语道:“怕什么?他们谁不是我管着?升官发财我一句话,还管这样闲事?太太屋里我原瞧着彩屏儿好,今儿瞧着翠屏儿好出十倍去!来……你也摸摸个新鲜儿……”说着一只手从她小衣下头伸了进去,只在她温软滑腻的两乳间来回抚弄,口中道:“从了我吧……开了脸就是姨太太,东直门外那三进院子给你……见过二十四福晋吧?我要把你打扮得比她还要标致……”又用手扳她手向自己裆下……

  和珅原本生得俊秀挺拔风流自喜,平素在府里也极少摆老爷架子,见人蔼然可亲,手头又大方,且是英年得志飞黄腾达,府中丫头们暗地原也不少艳羡倾慕这位少年才良。闺房女儿燕比鹦妒也就有个“争宠”的意思在里头。今日乍然间遇了他这般样儿,翠屏儿先是一惊,心头一片模糊,待回过神又羞涩得无以自适,又怕人来瞧见,少女情怀扭怩不克自胜,嗔着和珅鲁莽又夹着一丝窃喜,听他在耳边吹风,娓娓细语着连奉迎带许愿,不觉已是芳心萌动渐生情欲,一臂弯着掩面遮羞,一手被他拉着,却不知他什么时候已经退了裤子,光溜溜的腿间毛茸茸的矗着那活儿又直又硬又热……只一触间惊得急忙缩手,失声惊叫:“老天爷,蛇!”和珅也愣了一下,随即失声笑起来,说道:“你再摸摸看,是蛇还是肉棒槌——”猛地将她小衣一掀,一头拱进去曝咂她双乳,手里按摩着滑不溜手温润柔软的小腹往下伸去……尚未入港,正情浓如饴间突听外间脚步声响,听刘全在外头说道:“老爷,纪大人来拜!”

  这一声惊得二人同时僵怔在炕上,和珅一手提裤子翻身起来,忙高声道:“我正更衣呢!请纪中堂稍待!”——见翠屏儿一身白肉仰在炕上,两臂屈着不动,脸上惊得没点血色,系着裤子上去又在她颊上轻吻一下,悄语道:“乖乖别怕,没事。起来洗衣裳……晚上再……”翠屏儿这才真魂归窍,看自己这般模样,急忙掩怀系裤掠鬓理钗打理装束。和珅轻咳一声出了外间,已见纪昀跨进门槛进屋,忙抢前一步,一揖到地笑道:“晓岚公久违了!我就说明儿见了驾,头一个到府上拜见的。方才眼皮子跳,心想莫不成是纪老先生要来,果不其然竟料定了!”说着让手请进,又道,“泡茶!”

  “不必了,”纪昀摇手笑道,“我刚才见过皇上下来。皇上说:‘和珅回来了,你去看他,要是他身子支撑得来,你们一道去四夷馆走一遭。他刚回京,要是着实劳乏,就罢了。’”和珅忙正容垂手听了,说道:“一路骑马坐轿的,有什么劳乏处?四夷馆就在西直门内,我这就同您打马同去!”说着便喊,“备马!”这才与纪昀寒暄,“晓岚公,我去山东时日不长,怎么看着您倒像年轻了两岁半似的,您好精神!”“两岁而且还‘半’——有整还有零儿!”纪昀声音洪亮,哈哈大笑,手指点着和珅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你这人哪……”又道,“我倒看你气色极好,春风满面的,喝了酒似的满脸泛红!”

  和珅见纪昀用眼瞥内房门帘,知道他是精灵透了底的人,只怕瞧科,慌忙将手向外让着,一头跟着出来,笑道:“倒真是有瓶儿好酒呢!刚沾了个边儿您就来了。想吃酒,回头我府里管醉,我给你另备一瓶儿。不过你也不是大酒量人……”翠屏儿躲在门后炕边,心头乱跳脸红耳热,思量着,竟羞得掩起面来,兀自听和珅在大井里说话:“在外头滴酒不饮,回来自然犯馋——纪公,到四夷馆有什么差使?”

  “哦,是这样。”纪昀和和珅同步徐行,说道,“是英咭唎国来了个特使,叫玛格尔尼,带了一船贡品,有不少稀世珍宝,要求见皇上。皇上已经让阿桂和福康安设宴款待,万岁其实是极看重这件事的,让我们也去见见谈谈。”

  和珅知道这人,也知道这件事,心知其难,便没有言声,只点了点头。纪昀见他凝重深沉,心里不禁叹服:几个月不见,又更历练老成,这人智量真不是常人能及,口中却道:“一个是仪仗礼节,他不肯跪拜,这就难办得很。但英咭唎离这里万里海途,要能如仪觐见,朝廷脸面也好看得多……这不同于日本琉球暹罗不丹朝鲜这些外藩,他们来一次极不容易的。他们送的礼重,要的东西也多,要传天主教,要到内地做生意,还想在北京设使节公馆!这没有先例,祖宗家法里也没有,孔孟四书里也没写,怎么弄?我读书多了,也算见过大世面,从来还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见了皇上不跪拜,只行单膝礼,哪本书上有过?那要‘礼’做什么?那一只膝盖怎么啦,就不能跪?这真奇了!”和珅嘘了一口气,间道:“英咕唎……离我们有多远?”

  “不知道,只听说我们的大舰要走几年……”

  “那是在海外天边了。他们多少人,多大的版图?”

  纪昀仍是摇头,说道:“我只听说他们不拜佛不知道孔孟,一国都会做生意,都是商人。”和珅一听便笑了,说道:“无奸不商,无商不奸,士农工商商居其未。没什么大不了的,还不是为了钱?”纪昀眼睛望着苍暗了的瞑色,说道:“初进军机处时我也这么想过,现在不这样看……真的是知之不多。我觉得和我们处处不一样,像另一个世界一样……”

  ……二人打马疾驰,赶到西直门内四夷馆时,天已完全黑定。正厅里筵席已散,七八枝龙凤烛燃着,照得通屋明亮。阿桂坐在正中,福康安站在东壁,背手仰头看墙上字画,正在听玛格尔尼说话,见他二人联袂而入,福康安转面点头致意,阿桂和玛格尔尼也都站起身来,阿桂介绍道:“玛格尔尼先生,这位是纪昀,这位叫和珅,也都是军机大臣。”

  “玛格尔尼,”玛格尔尼腕上挎着一把黑伞,向二人微微一躬,说道,“很荣幸见到两位尊贵的首相,刚才福康安公爵曾说到过你们。纪大人是大清帝国最有才华的学者,而和珅大人精明能干,也是杰出人才,您这样年轻英俊,也很使我感到意外……”

  和纪二人同时怔了一下,他们都没有想到玛格尔尼的汉语说得这般纯熟。纪昀用新奇的目光审视这人,只见伶仃细瘦的长裤紧紧裹着玛格尔尼的长腿,燕尾服前开后岔,里头的白衬衣也是绷得紧紧的,个子比寻常人高出足足一头,头上扣着长筒带边圆帽,黑帽带在长脸上勒了半圈,蓝眼珠子陷在眼窝里幽幽闪烁着微芒,唇上黄黄的胡须精心捏成两个卷儿向上翘起,显得很神气——长脸长身子长腿,总之是“瘦高白”三字可以把这人形容无遗。纪昀不禁暗想,他要这会子进戏园子,准能把看戏的吓得哄散了——谁见过这种鬼呢?和珅听见说福康安在背后介绍自己,心里却颇高兴,一摆手笑道:“扰了你的谈兴,请坐,接着说话吧。”说着众人都坐下了,只有福康安不肯坐,似乎满墙外夷送来的字画有无穷的妙趣,看得十分专注。

  “支那的风情令我陶醉。”玛格尔尼不在意地看一眼福康安,眼角含着微笑继续说道,“我是为了文明和友谊到这里来的。我沿途到北京,各省的总督和行政长官对我的照顾都是无微不至的,住最好的房子,用最无与伦比的饮食,带我观看那些最美丽迷人的庙宇和风景。这些我都由衷地感激。但是,各位尊贵的主人,我不能明白,为什么在小小的觐见仪节问题上会遇到这样大的麻烦。我在英国觐见我们伟大的女王,我们英属殖民地的统治者也是一样——也都是单膝下跪,吻女王的手,而她给我们的是恩宠和关怀——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呀!”

  阿桂微笑着倾听完他的话,慢慢说道:“我们这里你都看过了,你跑遍四海,是个老江湖了。据你看来,我们还缺少什么不缺?”

  “啊,你们是富有的,富有得令整个欧洲都妒忌!我看不出你们还缺少什么。”

  “所以,我们不希图和你们生意往来。”阿桂笑道,“所有天下四方土地上的生灵,都覆盖在这高天之下,你凭什么不肯在他面前弯下膝盖呢?”

  玛格尔尼怔了一下,在椅上微微屈身,说道:“这是另一回事。用一句你们的话,风……风这个牛不相及的。我尊重乾隆大皇帝是这样的,你们如果觐见我的女王,当然也是行单膝礼节。这就是来而往,咹,非礼也!”他通常用语极流畅,但碰到成语就有点乱来,几个人听着都笑了。福康安却冷冷地偏转脸,像把玛格尔尼斜倒转看似的,又傲慢地仰起了头,说道:“你一直都在胡说八道,现在总算说到了题上,在‘礼’字上头像个无知小儿!我见你们女王连单膝也是不能跪的,你们的女王见我们乾隆皇帝也是要双膝跪下的——八月十三是皇上万岁圣诞,你有幸观礼,可以看看,有哪一国的国王和使臣不在他面前下跪的?你凭什么例外?”玛格尔尼早已看出这位“公爷”对自己极度的轻蔑贱视,但他是资深外交家,涵养功夫炉火纯青,格格一笑说道:“假如你们也有像我那样的铁甲火轮船,就能冲破万里狂涛,击溃海盗的袭击到敝国去。那也会让阁下开一开,啊,闭一闭眼的。我们有我们的骄做,阁下应该学会平等地和我们打交道。虚伪的傲慢、无知和偏见会两叶障目,令人看不到更为广大的世界,福康安阁下,我已经注意到你刚才在看表,那是贵国制造的吗?”

  福康安愤怒地看了玛格尔尼一眼,照他的脾气,很想立刻掏出那块表当面摔碎了它!但他不敢,因为这表是乾隆赐给他的。他也不敢把谈判给搅黄了,因冷笑道:“铁甲船又怎么样?说不许进珠江,你就只能泊在海上。怀表又怎么样?没有它太阳照样出来!”他的牛皮靴子踩得吱吱作响,走近了玛格尔尼,盯住了他,众人见他们离得只有一尺多远,四目对视火花闪的,很怕福康安一拳打得这个瘦高个子外国人仰面朝天,玛格尔尼在他的逼视下也躲闪了目光,求救地向阿桂耸耸肩,说道:“您知道,我是友好使节,我很遗憾福康安阁下剑拔弓张……”

  “别怕,我压根不想揍你。”福康安一笑即敛,说道,“好鞋不踩臭狗屎呢!我只想说,你们英国那些把戏瞒不了人!你们派人到西藏,对班禅活佛说了些什么?东印度公司在广东又做了些什么好事?你们占领不丹国,不丹国是我们的属国知道不?我们不要你们的鸦片——让你的人退出不丹国!明白?”玛格尔尼直到他站直了身子才松了一口气,摇头苦笑道:“这样的误会出乎我的想象,这是吕洞宾咬狗——不识好歹……狗了?”他突然觉得不对,睁大了眼呆住了,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似乎是在解释。但众人早已哄堂大笑,阿桂一口茶从鼻子里呛出

  「来,纪昀在椅中躬背捶胸,旁边的护卫驿丁一个个东倒西歪,福康安原是脸板得铁青,一个忍俊不禁也弯倒了腰,和珅脚步打跌,笑得面红耳赤,口中断续说道:“福四爷这吕洞宾当得有趣……吕洞宾咬狗……哈哈哈……”玛格尔尼还是糊里糊涂,只陪着干笑。

  这一来气氛却缓和了许多,阿桂换过来气揩了脸,说道:“今天先谈到这里吧,玛格尔尼先生先回房歇歇,你说的传教呀,到内地行商呀,现在都说不到,我们也不能替你代奏,天朝制度一切由皇上作主,你这样连觐见都见不上,别的都是空谈。请吧——你们听着,玛格尔尼是远道客人,要小心侍候着,别委屈了!”

  “者——”下头人们一齐答应着。

  四个人站着目送玛格尔尼出去,相视又是一笑。屋里没了外人,显得随便了一点,纪昀因见西壁下长条卷案上齐排放着几座自鸣钟,还有一堆怀表,一些不知名的珠子和金项链都在灯下熠熠闪光,口中说道:“福四爷这黑脸唱得好,我看他很怕你呢!”便凑过去看,惊讶地叹道,“做工精良,我们的匠人真的望尘莫及呢!”阿桂和珅也都来看,福康安仰躺在安乐椅中看天棚,哂笑道:“都是镀金!以为他那么大方的?”和珅笑道:“方才那一出,我真担心福四爷一拳打得他满脸开花呢!”福康安却不搭他的话,接着自己的话说道:“当心吃了他的东西肚子疼!他们在西藏勾结藏奸想反,不是达赖和班禅镇着,麻烦大了!皇上跟我说这事,我说先派三千骑兵到打箭炉,请班禅给东印度公司写信叫不丹的英国人滚出去!我们给他们绸缎瓷器大黄香料,他们给我们鸦片,这是做生意?坏蛋!”他用手重重捶了一下椅把手。

  “不能硬来,给他点颜色瞧瞧就罢了。”阿桂用手指摆弄着金自鸣钟厢门,说道,“这玩艺儿摆设起来确是富丽堂皇,连于敏中的一份都有呢!——皇上很在意这位特使。几次和英国人打交道,我觉得比罗刹国难对付,能把手伸到天竺,还敢占领不丹,这就和别的属国不一样。若能公庭纳贡拜表称臣,这个体面就大了……”

  和珅自度身份资望,又有福康安莫名其妙给自己硬头钉子吃,这种场合无论如何少说为佳,只笑嘻嘻地在旁敲边鼓说话:“不必忙,水磨功夫慢慢来。他离国万里,只身在我们这里嘛!他总也有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吧……”他伸手触了一下钟下的摆锤,不知是碰了机簧还是时辰已到,一阵悦耳的音乐突然响起,似鸟啭似莺鸣,似筝又似钟声激响,脆声盈室,两个小铜人一左一右沿槽道滑出,提线木偶似的向众人打一揖,又滑向座钟厢门,手里小铜锤一下又一下敲一面特设的小铜鼓,沙沙沙的响动中,一卷粉金小轮转动,一个一个的“寿”字不断头从玻璃镜面前滑动着滚卷出来。仿佛受了什么感染,几个座钟同时都响动起来,各钟都是一般模样出来铜人,照样如法演示。顿时满屋丁冬之声不绝,鸟语之音盈耳……几个军机大臣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钟表,都是又惊又喜,凝视这些宝物。福康安也听得入神,但他很快就“出神”了,哼一声,说道:“奇技淫巧!他们女王我看也是个亡国之君!”纪昀指着“寿”字道:“要是用万寿无疆,贡上去岂不更合体例?”阿桂道:“这个我听侍尧说过,元宵节放烟花,已经制出来‘万寿无疆’花样,侍尧说:‘要是放出个“万寿无”,“疆”字放散了,我们的吃饭家伙还要不要?’——这也是一样的道理。”和珅道:“这话听着长学问。我们做到这大的官,小事不慎也会出大事的……”他说着,只有纪昀敷衍着点头称是,见阿桂和福康安摆弄那堆珠子,压根就不理会自己,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便识相地住了口,跟着看这瞧那,笑眯眯的,却不再说话。

  “这些物件按清单奏缴了吧。”阿桂见时辰已指亥正,舒展了一下身子笑道,“我今晚还要回军机处当值,致斋旅途劳顿,也该回驿站了。”纪昀道:“文华殿有本书看了一半,我要去取,和佳木同轿去吧,我的轿杠子开了缝儿,明儿得去修修呢!”和珅看着福康安笑道:“我也要回去了,四爷回去代禀大夫人,等忙过了我去请安,我也该到老公爷灵前拜祭拜祭的……”福康安坐着不动,说道:“佳木晓岚二公先去,我和致斋还有话说。”纪昀和阿桂便一揖而去。

  “瑶林,你有事要说?”和珅目送二人出了四夷馆天井,转回身来,见福康安木着脸仍旧兀坐不动,一笑说道,“您立了大功,傅老公爷九泉之下也是笑的,怎么我看您像是不欢喜?”

  “你们出去!”福康安动也不动,吩咐旁边站班的亲兵道。待众人退出,他才站起身来走近了和珅。和珅心里忐忑脸上挂笑,说道:“我又不是玛格尔尼,四爷怎么这么个眼神儿?作错了什么事只管说就是,你可别动武。我可是鸡肋不足以安尊拳哟!”

  福康安不理会他的调侃,铁青着脸盯牢了和珅,许久才道:“你别跟我嬉皮笑脸!你花花肠子弯弯绕儿多,挡得住我用竹竿捅你?”

  “四爷!”和珅惊讶地后退一步,恐慌地问道,“您这是闹的哪一出?我怎么不明白呀?”

  “不明白?我问你,李侍尧的事是怎么回事?谁在后头撂他的黑砖?还有纪昀!”福康安恶狠狠问着,“你长了几根毛,就在军机处弄鬼?”

  原来为这个!和珅舒了一口气,说道:“李侍尧的事我不知道,纪昀我没有诬陷他,我对天发誓!——您一定听了小人撩拨,我和珅是个敢作敢当的男子汉!”他已是满脸庄重的神色,把目光转向门口,不理会福康安了。

  “大清有几个纪昀?你要整他!”

  “四爷,不是我。是您,是您要整他!”

  “我?!”福康安用手指着自己鼻子,“你是说我?”

  “对,是四爷您。”

  和珅平静地转过身来,对怒容满面的福康安道:“离京临别前,说起国泰一案,又说到纪昀,四爷您当面说‘狠狠地整’——有没有这话?”

  ……福康安一下子怔住了。他记性极好,和珅一提,立时就想起,确有这个话头。

  “您在济南预备征剿,我们天天见面,您也没有改口呀!”

  见福康安怒容渐消沉吟不语,和珅叹息一声说道:“我确实让人查过纪昀和卢见曾的事,也查过纪昀购置家产。还有,也查过他家和李家的人命官司。但我于公义于私谊都于心无愧。公义上说,纪昀他是多年的中枢辅臣,纵容家人冤死无辜,他本人也写过信给河间县嘱托关照,是铁证如山!卢见曾实实是个盐蠹,一头闹亏空,一头广置家产,纪昀回护他亲家,我没有实据,但朝廷查抄旨意没下,卢家已经知觉,转移转卖家产——这事总要水落石出,姓纪的要是清白,您抉了我和珅眸子去!”

  “您当时说要整他,我其实很佩服您。因为我知道纪昀和傅家几十年的交情!”和珅说着,不知哪里触了自己情肠,眼中已是噙了泪花,“我自问……虽然我不是老公爷一手超拔,但我对他老人家,对您一家公忠体国鞠躬尽瘁,是一腔的敬意……那一层公义是明摆着的,这一层私意也对天可表!四爷您也可们心自问:和珅这人与纪昀与李侍尧无怨无仇,他们并没有挡我的道,我凭什么要与他们放对?他们资望位份都比我高,我就是攀龙附凤,又何苦拆掉梯子?就算纯粹为私,我也不值这么做呀……看看今晚诸位对我,好令我灰心——想想也是的,我升官太快了,像个暴发户,人瞧不起我也是该当的……四爷,您说这为人难不难?”说完,便拭泪。

  福康安怀里就揣着参劾和珅的奏折,凭他现在的声名位望,在乾隆心中的圣眷,这份折子递上去,十个和珅也参倒了,但和珅鼓动如簧之舌深深打动了他。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但秉性自有的骄傲阻住了他公然认错,凝视着和珅突然一笑,说道:“为这件事你怎么跟女人样儿的就哭?你这熊样子去我军中,板子有你吃的!你不要疑心军机处有人上你的烂药。没有——谁也没说过你什么。他们老军机大臣也不值跟你闹。说开了也就完事了,你不要再往心里去。”

  “他到底是个相府公子哥儿心性。”和珅心里想着,诚挚地一笑,说道:“我一心一意诚敬待人,是个心里不存事儿的。四爷您能知道我的心,我就知足了。”福康安道:“不要瞎疑心,阿桂纪昀是为你在济南弄了一群婊子进城装点繁华,觉得你有点胡折腾,别的没什么。我还说这不稀奇,先头李卫在南京,官员的亏空都想办法从秦淮河上打主意呢!纪昀是孔孟门生,阿桂算半个门生,有些个道学念头不足为怪,是吧?”

  这是在替阿桂纪昀冷落自己开脱说项了,和珅大度地点头一笑,说道:“白猫黑猫,能捉耗子就是好猫,福将英将,能打胜仗就是好将——鸨儿出钱,能养活工匠,嫖客掏腰包也能赈济灾民,大人们怎么想,我就顾不及了,见了皇上我也这么说,和珅肚里本来墨水就不多嘛!”福康安听得哈哈大笑,听和珅诧异自语:“是谁在整治李侍尧呢?还有纪昀,皇上怎么看他们呢?”便说道:“——大约另有其人吧!要做事,岂有不开罪人的?比如你杀了国泰于易简,就不见得人人都拍手称快。纪昀和侍尧在位日久,受一点挫磨也未始不是好事。”

  和珅脸含笑容默谋福康安话中余意,前头说的是于敏中了,后边的话也不是福康安的口气。自己杀了于易简,于敏中今生今世不能指望和衷共事,既然要“挫磨”李纪二人,那就是很有余地的事……这都是极要紧的话,他吃在心里慢慢牛反刍般地解消融会,口中说道:“傅老公爷这一去,军机处人事丝蔓藤缠纷繁变幻,更难处了。唉,有一分心尽一分力罢了……四爷,您要进军机处该多好!”

  “我不能进去。承袭宰辅之位,于国于家于我都没好处。”福康安重复着乾隆的告诫,“大清哪里有事,我就到哪里去,我是大侍卫,大扑火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二月河作品 (http://eryue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