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窦光鼐严章弹权臣 尹元长机断擒国舅

  乾隆回到东禅院,想起方才法空和尚坐化情景,心头又是感慨,又是惆怅,徜恍如对梦寐,还夹着有点神秘的恐怖。看天色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阴了。大块大块的云浓淡下一,在广袤的天穹上缓缓移动。本来就是晦月日子,此刻显得更加黯黑。阵阵西北风掠过,袭得身上起栗,满岗的枫树像无数人在暗中拍手哗笑,高树婆娑摇曳,丛莽像暗潮一样波伏浪涌,岗下的莫愁湖上灯火阑珊,连隔院的佛灯也都明灭不定。一片喧嚣中鬼影幢幢,异样的诡异阴森。纪昀陪侍在侧,见乾隆不说不动,站在天井里只是出神,也不敢轻易惊动,一阵哨风微啸着扑身而来,他打了个寒噤,轻声道:“东翁,东翁……风大气凉,要下雨呢……请先安置,好么?”

  “晤……”

  “主子!”

  “唔,唔!”

  乾隆身上一颤,才从忡怔中憬悟过来,掏出怀表对着檐下晃动着的灯光看看,还不到亥正时牌,因见嫣红和英英抬着一大木盆热水向东厢屋,便问道:“我住东厢?北屋正房谁住?”

  “正房贴着外墙,已特尔几个伙计在那里守夜当差。”纪昀自家心中也被方才光景震撼,担心乾隆受了惊,热身子凉风扑感冒,听他声音并无异样,心里略觉安顿,忙陪笑道:“这是傅老六、佳木(阿桂)、刘老倌子(统勋)我们几个合计的。哪里安适住哪里,请东翁见谅!”他没有说完,乾隆已进了东厢。嫣红和英英便关门。

  纪昀知道乾隆要沐浴,因惦记着有送来的邸报和奏议节略,匆匆赶进上房,却见是吴瞎子坐班当值,桌上灯下放着一寸来厚一叠文书,用桑皮纸打着封条。因间:“是谁送来的?他人呢?”

  “是臬司邢建敏送过来的,当时就走了。”吴瞎子起身笑道:“我也是刚刚出去走了一遭回来,看看庙里有没有蹊跷——喏,铁头蚊这家伙还到湖底爬了一圈——万事平安。您只管放心!”纪昀这才留神,铁头蚊换了一身宽宽松松的大袍子,坐在南窗下小杌子上正在喝姜蒜辣汤,唏溜得满头大汗,因笑道:“你这鬼东西,老烧刀子酒不是更好么?水底下滋味如何?”说着便拆封。

  “这勾当您老爷子就外行了。”铁头蚊揩着汗笑道:“水底下凉极,五脏都冻得收敛了,要姜汤进去冲化克散发表,体气才不得受害。烧酒是个急暴热性,下肚里冷热相激,只暖和一时,其实是伤了脾胃去暖身子,日子久了要得屁眼风的……”

  纪昀一头听他拉狐闲话,微笑着一件一件拣看文书。先看邸报,报载“圣驾已抵泰安,有旨即行南下,不事泰山之游”。纪昀不禁一笑,又有卢焯到清河莅任河防总督,请旨将三名冒贪治河钱粮的河防巡检河泊所长吏革职拿问,询明正法的奏折。还有陕北赈粮,民众欢跃感戴皇恩,百姓自动到庙进香,“祈我皇上万寿万康”的折片,还有说甘肃普降甘雨,“墒情之好,为二十年仅见,此皆皇恩浩荡,深仁厚泽感恪上苍,使生民得福。种粮牛具咸己备足,可望冬麦及时下播”云云……还有一封厚厚的火漆通封书简,却是阿桂寄给自己的,封面上属明“晓岚公亲启,阿桂谨拜”字样,刚要拆阅,英英匆匆走进来,说道:“主子像是感了风寒,说有些头晕,叫先生过去呢!”

  “是!”纪昀忙答应一声,指着铁头蚊道:“你立即去见尹继善,派郎中来!——他不要亲自过来,随时听候旨意就是了。”说罢拔脚出门径奔东厢而来。这一来连吴瞎子也不免着忙,跟脚出来,见只有巴特尔站在门口,似乎有点心神不宁地东张西望,便凑过去,说道:“我站一会,你这院里各处走走——”话没说完,巴特尔硬撅撅顶了上来:“你走走的——我的不!”

  ……纪昀忙忙地进屋,一边请安,一边觑乾隆气色。却见端木良庸也跪在床前,面向乾隆双手箕张,给乾隆发功疗治。乾隆面色微带潮红,半卧在床上,手里还拿着一本《资治通鉴》,仰脸看着天棚,转眼见纪昀神色惶惧跪在一边,说道:“兴许是热身子着凉,略有点头晕,不妨事的。”听屋外声气,一笑,又道:“你听听,已特尔说‘我的不!’硬得石头一样!上回跟娘娘也是这么说话,娘娘赏了他一颗东珠呢!蒙古人,血性好汉呐……”纪昀见他精神还好,略觉放心,叩头说道:“奴才千不怕万不怕,最怕的就是病。既然身子欠安,住在这里就不相宜,还是城里去好……这庙里总觉是阴气太重,奴才有些心障呢!”

  “你这儒学大宗匠,还信这些个?”乾隆见嫣红捧着参汤上来,欠身只喝了一口,摇头说“不要——赏你喝了——老年到跟前来,给我扶一扶脉。”

  纪昀忙应一声放下文书,跪地膝行数步,用小枕头轻轻垫了乾隆左臂,叩指按脉凝神灌注思索。乾隆由他诊脉,问端木良庸道:“据你说来,这位坐化的老僧就是胡宫山了?……这个人听祖父给我讲过。他原是三藩之乱前,吴三桂派到北京的坐探,在太医院卧底。后来为圣祖感恪,弃暗投明,有擎天保驾之功啊……为了一个女人,情场失意归山隐居……想不到能活到这把年纪,又在这里和我一面而别……这里头曲折颠沛,悲酸动人,是好大一部传奇啊……”“我也听家祖说过。”端木良庸想起自家遭际,为了爱上一个宦家小姐陆梅英,被逐出家门,几乎潦倒横死异乡的往事,心里真的一股悲酸上来,忙收摄住了,给乾隆加功疗治。

  他武功内外双修,已达极诣,是端木武林世家的嫡传子弟,按家规是不能出来应酬世俗的。但李卫这位总督生前于他有救命之恩,又亲访乃父,极力撮合成了和陆梅英一段姻缘,李卫夫人翠儿亲自致函邀他护驾,这个面情也实在却不得。因此,乾隆一行里他是唯一没有官身的“客伙”。此刻,他用家传太阴消影功丝丝抽着乾隆体内病气,乾隆脸上潮红渐渐消退,连纪昀也松开了手,说道:“主子脉象已经平和……良庸先生,我见过嫣主儿英主儿给主子发功医治感冒,也是你这般动作,都是不到一袋烟时辰也就痊愈了。她们是你家传功子弟,难道比你还强?”

  “主子确然是有点受了风寒。”端木和纪昀一起磕头起身来,笑道:“只怕这病和那位卞先生略有点干系的吧……”

  乾隆晃了晃头,觉得耳目清亮,遂挪身坐到床沿,听见这话,心头一震,脸上已经变色,说道:“他敢用邪法害我?贼子胆大!”因又目视纪昀,说道:“你还记得此人不?这人在山东大闹平阴县,我们亲眼见过,他是个女扮男装的,也许竟就是易瑛本人!”

  院外一阵风掠过,将窗纸鼓得胀起又凹下,满屋的烛光都是一摇,风门上隔年贴的“佛”字掉了角儿,在丝丝凉风中簌簌抖动,接着凉雨飒然而落,沙沙响成一片的雨声像是蚕房里春蚕噬桑的声音,细碎不可分辨,给这风高月黑之夜平添了几分不安。

  “不能吧?”纪昀摇头说道。风唳雨沥中他的声音十分清晰,“我记事时‘一技花’已经很出名了。山东时没有看仔细,她能这么年轻?她有五十多岁了吧,出落得这样,那还不是个妖怪?”

  “那她为什么使邪术害我?”

  “这人功夫亦正亦邪。”端木良庸沉吟着说道:“在这样的庙里,有这样的高僧,什么邪术也是使不出来的……她用纯阳功注入主子体内,是想试试主子是不是武林中人,这不是害人功夫,体气弱的,还有补益呢!我们这群人,除了年爷,就是主子,也都是有功夫的。盖英豪的胜棋楼大会,其实是和黄天霸叫阵夺盘子。她摸我们的底细也不为无因……至于是不是‘一技花’那就难说了。年公你是除了孔子谁也不信,江湖道上有一种不老回春功,只要是童男处女之身,练到老死,容颜也不会变的。”

  他这样一说,众人尽管疑心未去,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纪昀叹道:“宋儒以来动辄用道学标榜,苛言责备别人,自己一肚子龌龊水。其实奇智异能之事,春秋以来不绝于史,古人何尝讳言?鬼神之事孔子不论,但圣人从来也没说过鬼神不存嘛!讲经讲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真正地说,儒家治世,释道济世,只要不离了忠恕之道,也就没有离了个‘仁’字。儒道不倡,就生出些‘冠狗’,释道不倡,就变出白莲教一类的悖逆邪祟。说到底,违情矫理营苟利途,把人心都给搅乱了。多几个法空和尚这样的道德之士,有益于劝惩,不乖于风教,于儒道倒可以相辅相成呢!”说着,便将邸报文书奏牍节略捧给乾隆,说道:“没来及看完,就赶过来了。主子要是不适,留到明天再批也好——傅恒他们刚走,只送了一份请安折子,也夹在里边。”

  “今天的事还是今天办。”乾隆一路风尘,下船到总督衙门又见人又办事,又逛庙遇和尚坐化,一日下来情事纷繁光怪陆离,很想躺着静静神儿。想想又不愿破例,无可奈何地一笑,因坐到桌前,就着灯光看奏折节略,漫不经心翻着,用墨笔随意点圈,口中道:“你方才的话有意思。你的《阅微草堂》写到第四卷了吧?接着写,很好的。如今世事就坏在一群口是心非的道学官儿身上,满口仁义道德,一肚皮男盗女娼!标榜门户排植异己,甚么这个党那个党,都是狐朋狗党!是他一党的什么坏蛋都能包容,不是他一党的,就是包公海瑞也要栽赃诬陷——这一件是你的信,你自己拆看吧!”因将阿桂的书简推给纪昀。翻看了卢焯的奏折,又对着看甘肃巡抚的奏折。却在卢焯的奏折上批道:

  览奏不胜嘉悦。着尔前往清河,朕初衷略有不称意处。何者?因尔系犯过起复官员,恐因己过而畏惧人言,不敢大胆任事,复为宵小辈所误也。观卿所为,朕复何忧?昔我圣祖不以郭诱之罪疑而不用,卒成全一代名臣。朕于卿亦有厚望矣!勉之勉之!所请斩谢家畅三名犯官照准,报吏刑二部备案。涸田出售暂停,已屡有旨,以前军机处廷渝时日为限,造账清单报户部工部存目。凡在限外移交地方官处置之涸田,一律回收尔衙门管照,万勿因循缘情,以致疏露。钦此!另告,甘肃今秋雨水充沛,此固好事,但恐水涨,泥沙必壅淤下游,河防漕务俱不可怠,此系尔本身差使,勿忽勿忽!

  写完抬头,见纪昀捂着口不住发笑,搁了笔,似笑不笑问道:“怎么,我的字看不入你的法眼?”

  纪昀吓了一跳,忙道:“先帝的字清俊道挺,已是当今第一流书法。主子的字比先帝还要中正和平,这笔字龙翔凤翩,就是书圣也不敢说不好——我是见阿桂的信里附有海兰察夫人给海兰察的信,写得妙不可言,思量着忍不住笑。”乾隆握着笔管,说道:“读给我听。”纪昀抖开那张信纸,口中说“是”,仍旧是笑,摇头攒眉审量着,半日才道:“这等文字头一遭见,我实在学识浅陋,读不下来……”

  “还有年公读不来的文字?”乾隆诧异地索过信来,见上头写道:

  狗蛋他娘告说狗蛋他爹:

  看这一句,乾隆已是哈哈大笑,说道:“这称呼别致!”接着往下看。

  夜来睡地里“纥噌”醒了,是狗蛋儿揣了老娘我一脚。思量你又要坐船去当屠户,心里滴溜溜儿的放不下,又怕船上遇着混帐浪女人,狗(勾)引你不得安生。我瞅着你呀,杀人挺能耐的,比我宰鸡还容易,皇上赏咱们一处宅子,叽里拐弯的不小心能摸迷了,你好生给皇上争个脸,我才住得安。阿桂爷来看我了,还送了两个小死(厮),一对丫头。小死们一脸迷糊相,丫头们甚是撒溜,都待狗蛋儿好。狗蛋儿仍猴天猴地,昨个不防,嘈嘈嘈儿上了树又爬房——如今是少爷了,得打打了。你在外头,不许看别的女人,刀头上勾当,女人晦气——等你回来,要是我不够用,我给你挑两个小婆儿。听着,我给你上香,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丁娥儿上

  乾隆没有看完已是笑得浑身直抖,说道:“这信写得好,‘给皇上争脸’‘是少爷了,得打打了’‘不许看别的女人’——处处都是警句!把信转给海兰察,叫佳木传语丁娥儿,我也不许他看别的女人。打完仗就叫礼部拟票,还有兆惠那位云夫人晋封诰命——那一封信是谁的?给我也看看!”

  纪昀笑道:“这是佳木亲封密件,请转您拆看的,我没有敢看。”一边将信递上。

  “晤,阿桂的字又见长了。”乾隆接过信,拆开火漆印封,却是两份,一份奏折,还有阿桂的附片。先看奏折题目,赫然写着:“臣窦光鼐跪奏,为户部尚书兼理盐运督查使高恒贪渎坏法,官卖私盐败坏朝廷盐课事,请旨革职锁拿,谳实依律问罪,以正国法而理盐课,谨陈上奏。”乾隆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遂而脸色铁青起来,因见奏折很长,先放到一边,展开阿桂的信来看。前面是几句请安套语,正文也不甚长,写道:

  窦光鼐奏折系明折拜发弹劾高恒,大理寺请照转邸报,奴才因思干系重大,暂行压留,待呈主子御览之后遵旨承办。窦光鼐现系都察院御史,抽调《四库》书编访,原职未免,闻其为人梗直迂阔,此折系赴扬州采访图书时寄发。高恒久居鼎铉重位,且掌执盐务多年,乃亏空一时得补,事甚可疑。然以官卖私盐,粗算可得赃银六百余万两,奴才辗转思之,恐其未必如此胆大。另有扬州采访局堂吏夏某密函告奴才,高恒在扬***宿妓,扬州知府裴某,城门领,靳某曲阿逢迎,致有不堪入耳之秽行,甚辱官缄。奴才已致函尹继善,着查明具报。

  下面还有几句劝乾隆“颐养龙体,勿作白龙鱼服之游”的话头,乾隆已不耐烦看,推到一边取过窦光鼐的折子仔细审量。

  外面的雨似乎下得大了些,沙沙索索的打在树叶上一片密不可分的响成混茫一片,瓦檐决溜声,暗道的水声透窗而入,仿佛无数人在淌水来回走动,这里滴答,那里呼陶地喧闹不止。屋里的四个人,端木门边站着,纪昀侍立乾隆身后,嫣红和英英守在内套房门口的砚桌旁,都是表情木然,大气儿也不敢出,呆呆地看着这位天下至尊。

  “连钱度也牵连在内了……”不知过了多久,乾隆缓缓放下奏折,两手据案,十指绞着,松弛一下又绞起,似乎心绪十分纷乱。立起身来悠了几步,望着自己颀长的身影不语。良久,吐了一口气,说道:“这个窦光鼐,大鲁莽了……还有鄂善,还有甘陕两个巡抚,一个折子横扫五位一二品封疆大吏,高恒还是国戚!别的人不敢保定,鄂善,难道鄂善也贪财?晓岚,有一日你也会变成贪官?”

  纪昀正听他说窦光鼐“鲁莽”,忙着按这个思路说话,忽然有这一问,倒被问得愣住,片刻才回神,说道:“臣非圣贤,也有贪念,但读书历事,明晓利害关头只在一念之间,不敢取非分之财!况圣主在上朝夕垂范垂教,焉敢不自爱?臣永不作贪官!……连鄂善人品,臣也是敢保的。砖河、永定河几项河工差使,过手银两不计其数,他要贪,何必要从高恒盐税中取利?高恒行业不检,好色的事人尽皆知,无品之人何事不可为?窦某弹劾他也不为捕风捉影,臣以为此折可以留中不发,着刑部、大理寺派员查实之后,分别处分为好。”

  “刑部大理寺这些人能查实了这几位大员?”乾隆冷冷说道:“只怕难!……留中不发可以,但高恒在扬州花天酒地胡作非为似乎不假。你来拟旨,嗯……据扬州地方官绅舆情得知,都盐运使高恒贪婪荒淫,行为卑污。着即革去本身一切职衔,回京待勘!——你不剥掉他的老虎皮,谁敢动他这位国舅爷?”

  纪昀蓦地出了一身冷汗,前天在船上,乾隆见高恒“整顿盐务”的折子,还欣然朱批奖赞“条理清晰,不负朕望,有此勋戚,国之瑰宝”,不到二十四个时辰,轻轻一张诏书,高恒已身在不测之祸中,宦海浮沉,如此令人惊心!他自觉方才的话还不惬圣意,心头更是乱绪难理,提笔援墨都有点手忙脚乱,墨汁漏笔滴下,忙用手接了,暗自庆幸:险些污了诏书麻纸!

  “作了军机大臣,还这么毛手毛脚?”乾隆笑道:“你的话并无错误,我也信得及鄂善。还有庄有恭、李侍尧,都是可造之材。连同甘陕二巡抚。你私人写信给他们,告知这件事,叫他们安心办差,敬谨恭勤不必自疑。明天,让尹元长下牌子,扬州的那个姓裴的什么来着。还有姓靳的那一个,和高恒一例,革职!”

  纪昀此刻已完全平静下来,留心听乾隆吩咐,时常并列相提的钱度已不在内,便知继高恒之后这人也要栽了。掌着神安详听完,躬身称是,说道:“这件事还要知会傅恒、阿桂,今晚我就写信。请示,张廷玉也在南京,要不要他知道?”

  “那个窦光鼐也要申斥,不过不用旨意。他的奏折里没有一件是查有实据的。”乾隆的目光在灯下炯炯有神,说道:“凭着耳听风闻,不辨真伪,贸然就明折拜奏。都这样,大臣们还能办事不能?降一级处分——你们军机处就有权处置的。张廷玉已经退休,不要再搅差使,安生荣养少管是非是他的本分!”

  正说着,铁头蚊淋得水鸡儿似的进来,脸冻得青红不定,向乾隆打千儿道:“主子——啊嚏!医生请来了,两江有名的天医星叶天士——啊嚏啊嚏啊嚏!主子瞧不瞧郎中?”

  “还是教他先给你看看吧!”乾隆想着自己无病,请郎中的人倒病了,不禁失笑,“今日难为你,钻了一圈莫愁湖,又淋又冻的,回头赏你一柄贡来的倭刀——去吧,告诉叶天士,叫他随时侍候,现在你是病人!”

  高恒八月初二船抵南京。到燕子矾码头,天刚朦胧发亮。他趴在床上从里舱揭窗篷向外望,漫漫长江上晦色冥冥烟雨如雾,渺渺茫茫浩浩荡荡的不见边际,一江碧得黯黑的秋水在雨中泛着水泡儿打着旋涡向东滑落而去,一阵沁凉的江风裹着冻雨从窗篷扑面而来,顿时睡意全无,回身看时,睡在身边的薛白娘子裹着水红绫薄被眉目宛然如画,合眸沉酣间犹自笑靥生晕,漆黑一络秀发半掩桃腮拖在被外,真比海棠春睡还要娇媚十分,忍不住回身在她颊上轻轻印了一吻。

  “脸冰凉的,吓了人一跳。”薛白娘子惊颤一下。星眸惺松看着高恒模模糊糊的身影,听外边船下锚的链子响动,喃呢说道:“到了码头了么?还早呢,昨晚你闹了人多半宿,我还有点乏,想多眠一会子……”

  高恒嘻地一笑,光身子坐直了,披上小衣,回身揽起娇慵如柔玉般的薛白在怀里,说道:“小亲妹子哩,已经卯时了。我前头已经写信给尹制台,今日要到,怕他派人来接……起来吧!啊!玄武湖北岸的宅子已经预备好了,前后二进一崭儿新,是钱度孝敬我的别墅,家里人带你去。我见尹金两位制台,办完事晚上就又过去了……”尽自说着,却自不肯起身,由薛白光溜溜靠在自己怀里,两手从项间插出,揉摩着她两个柔腻如脂的乳房,口中道:“我也算见过几个女人了,谁也比不了你!白里透红玉色映人……真是宝贝。我要收到库里了……”

  “不敢信——你们男人有胡子的骚,没有胡子的更骚……见了哪个标致女人,蜂蜜罐儿都是现成的……”薛白被他摩掌得有些情热,一只小手在背后轻轻把玩着那活儿,见他手顺着肚皮向下滑动,一手捂着羞处,红着脸哂道:“别摸!前头后头都还有点疼呢!”

  “什么叫‘前头’,什么叫‘后头’?”高恒扳开她手,在毛茸茸里头拨弄着,“后头疼是真的,前头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看看,又湿了不是?——我”他一下子把薛白扳倒在底下,手底下急抖着揉按抠摸,口里吮了这个乳头又撮那个,见那婆娘情热气喘,口吻上去,薛白的舌头已伸进口来,目光如醉,扳开高恒的手,含糊不清地说道:“……来吧……”

  ……一时云腾雨落,高恒龙马精神泄尽,软得一摊泥似的趴着,牛喘吁吁说道:“你读过《红楼梦》没有?你是黛玉的性儿,宝钗的容貌,多姑娘的身子,秦可卿的情——我是占定了你……”薛白娘子娇吁呢声,说道:“爷别出来——再等一会子!就怕你是贾琏的性,薛蟠的情,潘又安的貌,如意君的身子啊……”说到这,薛白娘子眼中突然涌满了泪:“我……也是好人家女儿,五岁上传瘟,一家子死了个干净。本家叔叔也死了……婶子把我卖了十二两银子,埋我爹妈,还有我叔叔。从此就跳进了火坑里——告诉你高爷,行院里女人没个不想从良的,但你们男人,哪里有‘良’人?有钱的没良心,没钱的赎不起身子,但凡是好人,都瞧不起我们,坏人又不想去从他——我从心里爱你,可你不是个靠得的人……我们的缘分也就——”

  她没说完,高恒已一把捂住她的口。说道:“说了怕你不信,男人发誓跟婊子赌咒儿是一样的。我真的造孽很多,从今得改改了。”他叹了一口气穿衣起来,凭着篷窗向外眺望了一阵,又喃喃道:“我不收敛些子,只怕……你就瞧我的就是了……”

  薛白见他忽然这样深沉庄重,也觉诧异的,忙也穿齐整了,凑到他身边,在他腮上吻了一口,笑问道:“高爷,谁说不信你了?你终日洒脱欢喜的,从不这样儿的。今儿这是怎的了?”

  “没什么……”高恒叹了一口气,眼神里多少带点迷惘,转身抚了抚她几可委地的长发,说道:“就这样吧——我到尹制台衙门,你在宅子里等我……”说罢挪脚便去了。

  在燕子矶雇驮轿赶到总督衙门,已是辰正时牌,空旷的衙门前几乎没有人。浓密的秋雨烟霾似的在寒冽的微风中荡来荡去,沿道南边海子里雨点洒落,水晕圈儿密密麻麻,秋风吹送,满池愁波涟漪。湿重的垂柳荡动着往下滴水,满地枯黄的落叶都浸在潦水之中……一派肃杀凄迷的秋境。

  高恒到门首通名请见尹继善。这是他常来的衙门,门政戈什哈都认识,但却都换了新人,像是绿营兵的管带接防了督署衙门。见名刺上高恒官衔,也不敢怠慢,行了军礼,一直带到尹继善寻常处置公务的签押房,说道:“高大人,您在这稍候,我去通禀尹制台金制台。”说罢就转身,高恒却叫住了,问道:“怎么这衙门里这么寂静?原来的人都哪去了——跟个死庙差不多?”

  “大人问的话卑职不晓得。”那军官极客气地躬身回道:“卑职是太湖水师新调来的。只晓得奉命行事。”说罢去了。

  高恒满腹狐疑,在阔大的签押房里踱着步里外张望,何至于连端茶倒水的仆厮也不见个影儿。那一群钱粮刑名文案师爷书吏们都到哪里去了?仰着脸,只寻思不出道理。

  须臾,便见那军官淌着水带着一把雨伞进来,说道:“制台爷们在西花厅,请高大人过去,我给您带路。”高恒笑道:“不用了,就这么几步道儿,我熟得很。”那军官却道:“卑职不敢违令。”在他身后秉伞随行,直到花厅滴水檐前才退下。高恒笑嘻嘻进门,却见刘统勋父子也在,怔了一下,忙拱手团揖,说道:“延清公,世兄也在此,倒没想到的。老尹,老金,你们如今一个进军机处拜相,一个就要走马上任到羊城,正是威赫熏灼气焰旺火的时分,怎么衙门里弄得这么冷清?”说话间四人也都起身回礼,金鉷执手笑道:“就盼着你这财神来呢,刚才还说你,说曹,曹到。明孝陵墓的望楼坍了角儿,还有墓城、正殿,也都要彩绘丹圣,还有灵谷寺,还是康熙爷南巡时装的金,都剥落了。想从盐政上挪借两万两,等士绅们捐资的钱到了,立即奉还——这样,銮舆到南京这番热闹,就不用动藩库的银子了。”

  “盐政亏空刚填还完,你又要我剜肉了。”高恒笑嘻嘻地,目光扫视众人,说道:“到时候儿,尹公去了西安,你去广州,我难道找刘公要钱?盐务上的银子我是不敢动的。不过在扬州敲了几个阔老一笔,七万多银子,我都代打了收条,给你带来了。这是捐敬人名单,你们瞧着办吧。”说着又向几人点头致意,刘统勋面无笑容,刘塘躬身还礼,尹继善却是随和,将手一让,说道:“请坐——给高大人看茶!”

  “如今能在你们跟前当座上宾,是体面事罗!”高恒笑着接过丫头递的茶,又问:“好久没给您老太君请安了。如今身子骨儿还好?”尹继善语带双关说道:“无非进了军机处。宦场的事我比你看得开,上上下下都是寻常事——家母原有些犯痰喘,叶天士来,吃了两剂药也就罢了。”高恒道:“老太大吃过苦的人,身子内里弱,缓进缓补最好。”

  尹继善笑着点头称谢“惦记着了”,因又道:“你来得正是时候儿。一件是整顿盐务情形,一件盐税帐目结算情形,盈余盐捐到底有多少?从通州到德州一路运河,预备龙舟通过,拆修的银子是盐政上出的,共是拆了几座?用去多少?四川、河南、湖广、江西有的县盐价比官价便宜一成,有的甚至一成半,这里头的原因是什么。八爷给我个粗帐,因为皇上问起过我。我刚进军机处,答不上来,下次再问,仍是莫知所云,就不好交待了。”

  高恒早已料及这位新进军机大臣必然要过问盐政。从怀中抽出两本册子,一本递给尹继善,一本捧给刘统勋,说道:“这是各地盐运司局清理帐目的清单。我都派人核实过的,请二位中堂过目。阿桂、傅恒两位中堂,还有张衡臣老相,也都每人寄一份,户部存档给了三份——其中四百万两,是工部从盐政上借的;奉天修缮故宫、皇陵,借去二百万,遵化孝陵堪舆皇上寝陵购地,内币一时不凑手,也是挪借盐税银子——这笔帐我怕有借无还,只给了二十万。这都奏明在案的。这次整顿,一是原来混杂不堪的输赢帐,各司各库都理清了,盐务按例按律订了条例,二是各库走风漏雨或潮湿的,都重新补修了,三是查出十三个库斤两帐目不符,撤掉了他们差使赔偿,还有三个盗盐出售的库官,已交地方官收监勘问……”

  他侃侃而言,从盐场收盐入库,到僧运陆运置各省库存发售,秤磅帐目,翻船倒车,库存损耗出入情弊,真个周详密弥汤水不漏,捻熟得如同父母数落自己子女长短优劣。刘统勋不谙财务听得如同乱麻一般,刘墉更是不知所云。金鉷起初还能辨析清白,不一会儿便跟不上他的话路,渐渐也是心里茫然。只尹继善此人清明在躬,多年的“江南王”。军政民政财政文政一手通揽,一见便知高恒摆迷魂阵,却不言声,一边听,心里还在寻他的漏风话,一条一条存着待理,一句话也不插问。高恒足说了近一个半时辰才煞尾,笑道:“其余琐细事务,二位中堂要有不明白处,我再备细报说。至于有的地方官盐降价,是因为私盐贩子自运私盐自行出售。官价不稍降一点,更卖不出去,金川打烂了仗,青海盐运关卡一团糟,青海那地方,你们知道,有地方路都用盐铺,这就流散出不少私盐。运河上拆桥的数目我不知道,德州盐运司的马骥遥是精细人,几次腾盐库,砖缝儿里扫出的陈盐累计一万七千多两,预备修衙门的,捐出去了。别的库也都是各自兑的银子,没有动盐税的钱,我可以打保票的。”金鉷听得懵里懵懂,笑道:“接驾的银子,单是盐商就兑出五百万还多,加上别的士绅,小一千万的数目了。皇上如今已在南京,我看不必再大张旗鼓征求募捐。羊毛出在羊身上,他们这次缴银子买好儿,终归还要从小百姓身上挤还出来。说是‘乐输’,作难的还是穷百姓……”

  “皇上已经到了?!”高恒瞪大了眼,吃惊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不是说才到泰安么?”刘统勋便目视金鉷。金鉷自知失言,脸一红,垂头吃茶不语。刘统勋眉头皱得紧紧的,点点头说道:“到了。这事绝密,八爷,金鉷告诉你,已经不该。统勋放一句话给你,八月十五之前你走泄出去,被我知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位分,就要锁拿你。”高恒回过神来,笑道:“我可没疯了,跟张秋明似的,跑大街上去张扬!”

  尹继善听金鉷泄出乾隆在宁消息,也是一怔。上次擒“一枝花”,按察使张秋明发疯症,漏泄风声,他和刘统勋自请降级。虽然没有处分,到现在心里别扭不受用。现在“一技花”和乾隆同住一庙,万一出丁点儿差错,责任真是比天还大!他和高恒谈不上私谊,面情上素来很熟稔亲切的。乾隆的谕旨就在怀里,高恒刚下船,就热扑喇儿赶来拜望,原想隔几日再宣旨的。但又深知高恒是个冶游无度的花花太岁,交游人色既杂,且莠多于良,挽首思忖片刻,问道:“八爷,你吃饭了没有?”

  “这会子快晌午了,你问的早饭还是午饭?”高恒笑道:“一会你们吃饭,我回驿馆里去吃。”

  “你住燕子矶驿馆,还是虎踞关、夫子庙?”

  “夫子庙——怎么……”

  尹继善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刘统勋。见刘统勋点头会意,对金鉷和刘墉说道:“二位暂请起座。”高恒见金鉷和刘墉都是神色迷惘,振衣起立,诧异地问道:“元长公,你这是怎的了?”

  “有旨意。”尹继善已经阴了脸,南面而立,对高恒道:“高恒跪听宣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二月河作品 (http://eryue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