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游新苑太监窥淫秘 揣帝心军机传法门

  两日之后内务府同时收到了高恒和刘墉的密折。

  其时已值盛暑,乾隆并富察皇后及嫔、御、媵、答应、常在诸有头脸的宫人都移居畅春园,乾隆仍居澹宁居,军机处设在乾隆当皇阿哥见人办事的韵松轩。留守在养心殿的是六宫副都太监高大庸。卜孝被杀,卜义理应是养心殿的总管,却因王八耻得宠,晋升了这个位置,带着卜礼卜智卜信等十几个内侍过园子那边随驾侍候,卜义反倒是副总管太监,跟着高大庸,带着一群没职分的小苏拉太监看守空殿,白天洒扫庭除,夜里守更巡逻,聚赌吃酒什么的。太监和天下职官,除了被阉这一条,心性却都无两样,既要逍遥富贵,又要媚上邀宠。王八耻不次趋迁爬到第一位,卜义自然心里不熨贴,但乾隆管制太监是千古第一严,无辄获咎,或打或罚绝不怜恤,作践起来如同猪狗。卜孝是头号太监,当庭杖杀,满宫肃然,是因他名头大。其实每隔几天,流水不断线的都有获罪被打死的小太监从东华门抬出去,送左家庄烧化了的。

  因此不熨贴归不熨贴,乾隆的事无巨无细,卜义不敢有半点怠忽。见内务府送过来黄匣子,立即备马,带了几个小苏拉,立即赶往西苑畅春园,在双闸口万寿无疆门前下马。

  如今的畅春园大非昔比,其实已经融人规制广袤庞大的圆明园中,北海子,亚海子,飞放泊一带旧称西苑,大半都是元明朝御苑旧址。连同西山玉泉山,星星散散。乾隆因国力强盛府库充盈,原本打算全部拆除,齐整规划,按万国冕旒向天朝的宗旨,分别将列国胜境名园全数照搬进来。却在热河被礼部尚书尤明堂死死顶任,当面指斥主张修园子的纪昀是“佞臣”,甚至说乾隆“非尧舜之君”。乾隆度量宏容,嘉奖尤明堂敢言直谏。但修园子的事却没有死心。只是不再拆建,仍将各处旧园一囊无余,连成一片,逐年依形就势增修。原来每年拨银一千万两的旨意撤回,改为四百万两。

  尽自如此缩减规模,亦是阿房宫开运河亘古以来罕见的浩大工程。卜义下马北望,恁般暑热天气,看不到头的是车水马龙,砖砂石灰沿官道来往络绎,从长白山拉来的红松木,云南贡来的楠木建殿料儿,粗的径可丈许,至细的也要二人合抱,一堆连一堆,沿海子垛得陵山似的起伏连绵过去。极望北边,融融炎炎的烈日下,一队队民夫,每队约可三五百人,打着赤膊,用滚木搬运大石料,只用小黄旗摆动着推移,一声号子声不闻。卜义料是为了畅春园中皇帝宫眷安静不敢呼喝,只一笑,将马缰绳扔给小大监,便进万寿无疆门。见守门的当值侍卫是巴特尔,卜义因笑道:

  “巴军门,是您老当值?”

  “给万岁爷送黄匣子的?”巴特尔面无表情,一伸手说道:“牌子!”

  “巴爷,咱们常见面儿的呀!”

  “牌子!”

  卜义无可奈何地一笑。巴特尔是乾隆在蒙古那达慕大会上用千里眼和东珠,从科尔沁王爷手里换来的死罪奴隶。心里眼里,除了乾隆任人不认。连纪昀有次忘了带牌子,也被挡在乾清门外,硬等着派人验了才放行。卜义过去只是听说,今儿遭见了才晓得是真的,只好将几个匣子勉强挪到左怀里,腾出右手掏出腰牌给巴特尔验,口中笑道:“爷这份忠心,哪位侍卫也比不了!——您还要升一等侍卫呢!”巴特尔却听不出他是夸赞还是讥讽,说道:“皇上的,下午在韵松轩见大臣——你去!”卜义听他汉话说得古里古怪,想笑又不敢,一躬腰算是行礼,自进了园子。

  过了澹宁居,再向西,沿竹林小道逶迤约行半里,出来又穿一带老桧林子,一片绿得发黑的百年老马尾松树,半掩着一片宫阀,便是韵松轩了。匣子虽说不重,园子里也清凉,卜义还是走得一身热汗。因见和珅扇着扇子,正指挥几个书吏抬柜子,忙赶上去。和坤已是瞧见了,笑道:“方才有旨意,阿桂、刘统勋、傅恒、纪昀还有岳钟麟,到瀛台等候圣驾——您请那边去吧!”

  瀛台,卜义去过,原是畅春园里的一景。四面环水中间的一个岛子,依着岛上地势,建起水阁凉亭,广植乔木花卉,一座九曲汉玉长桥由岸直通岛心工字形正殿。改在那里会议,自然图的凉爽。但卜义已走得焦躁,想想还有二里地,因陪笑对和珅道:“给我派两个人,帮帮忙,路远没轻重,抱这几个匣子,腿都遛直了。”

  “这就难为我了。”和珅细细的眉毛微微剔起,下牙上牙稍稍错着,一脸恬净的笑容,说道:“这宫里侍候的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你看看哪个是闲人?”卜义进园子已经窝了火,巴特尔得罪不起,你和珅不过是阿桂一个跟班儿的,也这么狗眼看人低!心里发狠,脸上仍笑,说道:“没当官,就和咱闹官派!统共二里地,萝卜就走蔫了么?帮帮忙儿吧!……”和珅极聪敏的人,早瞧见他不自在,但他自己不得随到流台,心里也正不是滋味,因笑道:“我不是官,有什么官派?你下头没萝卜,上头萝卜没坏,这园子是禁苑,下头长着萝卜的不能随意走动……”卜义没等他说完,掉头就走了。和珅跟后还挪揄一句:“走好您呐!”

  卜义气得头都有点发晕,又返回澹宁居,迎头遇见原来在养心殿侍候茶炉的小太监秦学桧。秦学桧却与卜义相与得来。听他攒眉苦脸诉说一路冷遇,不禁笑了,说道:“人还不就那么回事?是你自己不会想事!皇上现在还没起驾,你到瀛台,谁接你的匣子?来,我帮你抱匣子,主子在衍祺宫午睡,咱们养性阁那边等着,主子起驾,你匣子直递上去,不比在瀛台那块死等强些,也不用叫王八耻代递了。”

  于是二人厮并而行,却由澹宁居和东书房夹道北行,绕过穷庐,将到海子边缘树中又现出一带新筑的宫墙,由东向西绵连,直到隐没在浓绿婆娑的竹树中,墙北错落有致都是新盖的宫殿,一律都是门朝南,每隔十步之遥,站着一个善捕营军校守护,都像大陵墓前石头翁仲似的一动不动。沿路向西走了三座宫,秦学桧才小声道:“到了,这就是衍祺宫。”

  这一路警跸肃森,两个人都没敢说话。进了宫卜义才透了一口大气儿,说道:“我的乖乖祖宗爷,这边比紫禁城还要森严呢!走一路我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这宫怎么造成这种式样,西洋画儿里洋房子似的?”

  “这是仿土耳其王宫造的,”秦学桧将他带到东边一溜平矮的太监房里坐下,一边沏茶,笑道:“方才我们过来的是红毛国王宫式样,再往东是葡萄牙式样。你往西看,那是罗刹国克里姆林和冬宫合样儿,再往西是丹麦式样……名目多了,各自都不同,各宫中间都有小门相通,串成一串儿——你从韵松轩过来,韵松轩往南,八里地,和这宫对面儿,宫门朝北又一串儿,还是以澹宁居坐中央,显出万国夷君朝天子的气势。宫嫔这只是暂住,真正的后宫在北边,离这里十里远近呢!”卜义听得眨眼乍舌,龇牙咧嘴说道:“我的佛爷!那得多少钱!”“朝廷嘛!”秦学桧笑道:“羊毛出在羊身上,左右我们侍候人的人,管他那闲帐做么?”他隔窗纱张了张,说道:“不能陪您了,皇上要洗土耳其浴,我管烧火供气。您就坐这等,要不半个时辰,皇上洗浴出来你就递匣子。”

  卜义也顺窗向外看,果见太监卜信打头,几个小大监捧着中栉、朝服朝冠,簇拥着乾隆从西边月洞门过来,径往正殿而入。卜义见秦学桧张忙着穿大衣裳,问道:“我能走动走动么?想看看罗刹国的紫禁城成么?”“西边是那拉贵主儿住的,你串串可以。这会子都在睡午觉,她近来没翻牌子,气性不好,别招惹了她。”秦学桧说着匆匆去了。卜义直待院中没人,才挑帘独自出来。

  此时正是未正时牌,骄阳西偏万里晴空,园外热得汤锅一样,园子里却是清凉世界。卜义沿着长满苔藓的卵石甬道悠闲散步逶迤向西,只见各种不知名的高大乔木浓绿苍翠遮天蔽日,甬道两侧都用藤萝、金银花、葡萄架、刺玫藤再编起一层屏障,或成花洞,或为篱墙,地下别说晒日头,连个日影光斑也难得一见。北边海子那边吹过来的热风,被这浓荫过滤了,也变得清爽宜人,满园里树影摇曳,花草萋萋,只听得簌簌的枝叶相撞声和树间知了此起彼伏的无间长鸣。似乎所有的人都睡沉了。卜义只在“克里姆林”宫前绕了个角儿,想着差事,已觉走得太远,便往回走,路过东边回廊,一个宫女穿着撒花宽裤,赤着膀子端着一盆洗澡水泼了,一转脸见是卜义,笑道:“是你!”

  “蝈蝈儿!”卜义止住了步,叫着那宫女名字,嘻地一笑说道:“洗澡呢么?屋里就你一个人?”蝈蝈儿笑道:“你进来就两个了。”卜义看看四外无人,隔坎肩儿摸了摸她耸起的乳房,说道:“这会子可没功夫跟你玩儿,我给主子递黄匣子呢!”

  按世上一般人,都以为太监阉割之后便没了男女之爱,其实不知就里,他心里照旧想着自己是个男人,只是那活儿萎缩不举,做不来房事而已,见了标致女人,照样的浮想联翩,梦寐妄想。自汉至清,宫中秽乱,太监宫女爱欲饥渴,结成干夫妻名曰“菜户”,也是宫外不传之秘。蝈蝈儿便是卜义的“菜户”。许久不见,此时乍遇,男“旷”女“寡”,自然有几分情热,哪里便肯放他走?蝈蝈儿当下脸一红,啐道:“大约在养心殿那边和惜惜她们又勾上了——以为我不知道么?没良心天杀狠命的——皇上在那边和睐妮子洗‘土耳其’呢,不尽了兴就出来了?”

  “好好!我就进来——”卜义笑着随她进屋,一头坐了凳子上,说道:“没有的事,你别多心!”蝈蝈儿已是扑上来,颤声儿小声道:“小亲亲哥哥哩,想死我了……”胶股粘糖般死死搂住卜义宽阔的肩膀,解了卜义衣裳纽子,又掀起自家坎肩,贴肉儿揉按,小手伸向他下身又摸又捏。卜义尽自也情热,却也无可安慰,心里自愧,叹道:“僵蚕儿似的,有什么摸头?我们这号人不算人……”自家想着凄凉,连搂着亲热的兴头也渐渐消了。蝈蝈儿便觉扫兴,悄语道:

  “人家王八——耻,都能弄点药吃,也将就能……那个的,你的有时也能举事,怎么不去弄点药?”

  “你和王八耻还有染?”卜义一把推开蝈蝈儿,“那你还来和我搅缠什么?”蝈蝈儿一怔,说道:“杀千刀的!这事宫里下人谁不知道,就你自个儿蒙着!人家教给你,你反疑我!”卜义犹自不信,问道:“你怎么知道的?真有那个药!”

  蝈蝈儿撇撇嘴,冷笑着掩了衣裳,隔窗儿向外望望,说道:“呆子!你不信?我这会子就带你去看个西洋景儿,没准碰巧了叫你见个实证!”因对那拉氏住的东偏殿努努嘴儿,招手对发愣的卜义小声道:“冤家,跟我来……把靴子脱了……”

  卜义脱了靴子,小心翼翼跟着蝈蝈儿,却不出房子,悄没声蹑脚儿绕过房中一道屏风。屏风后闪出一个小门。门上方镶着玻璃,里边却是甚暗,隔玻璃什么也看不见——小心开了门,二人无声无息进了屋。卜义定了一会子才看清,这是南北长东西扁一个长条房,里边大柜小柜,齐整摆着金银器皿并各种茶具酒具,还有各色贴着黄签的茶罐,都靠东墙放着,西边的一墙,是一道两折合的金丝绒大帷幕,光亮被帷幕遮了,又没有窗户,因此里边很暗。卜义宫里住老了的,一看便知这是后妃卧室内侧侍候送茶的暗房。正要揭帷幕,蝈蝈儿杀鸡抹脖子摆手势止住了他,示意他听。卜义便学着蝈蝈儿,耳朵贴近帷幕,略一听便大吃一惊,原来隔帷牙床上,真有两个人在悄声说话,还有褥垫窸窣之声,那拉氏的娇声呻吟,还有个男的喘息声……只要是人,都能听出是男女交媾——却不知男的是谁。正皱眉凝神再仔细听时,蠕动声停了。但听王八耻的声气,喘息着说道:“奴才没用,奴才是个废物……”

  “别忙着下来!”那拉贵妃的声气,娇声喋语低声道:“谁不知道你是太监!……能这么着已经难为你了……”

  “那还不亏了贵主儿给的药?嘻……”

  “到底你是残废。唉……细得筷子似的,全当搔痒痒儿了……”

  “那——奴才下来!”

  “别!这么着压压也好……”

  “贵主儿……”

  “晤……”

  “主子爷和你……这么着时候儿,你也这么搂着不放?”

  “……别说这话,没上没下的……”

  “嘻……奴才这会子在上,主子在下头呢!——用我们保定话,主子才是王八——”

  “不准说这些个!”那拉氏娇吁着,声音压得极低,嘁嘁叽叽耳语几句,任卜义蝈蝈儿再细听也听不分明,却听王八耻笑道:“原来还有这个花样儿,奴才试试!”

  卜义和蝈蝈儿暗中对望一眼,两个人都想看看什么“花样儿”,却都不敢去动那帷幕,但那帷幕顷刻之间动了一下,接着像发了疟疾般簌簌抖动。接着便听那拉氏急促的喘息声,呻吟得似乎要喊叫起来:“啊……啊——受……受用啊……啊——再快点,快点,说几句……几句挠心话……”便听做嘴儿声,王八耻压着公鸭嗓儿不知在那拉氏耳边说了几句什么,那拉氏似乎更兴奋,打着挺儿将床墩得扑通扑通直响,“天爷!真……舒坦透了……”

  卜义再也忍不住,颤着手掀开帷幕缝儿,蝈蝈儿也凑过来看。只见那拉贵妃和王八耻都是赤条条一丝不挂,那拉氏仰身卧着,和王八耻口对口狂吻,一双玉臂搂着王八耻脖子死死不放,王八耻侧身半仰,一只手按着她双乳抚摸揉按,一只手抠着她下身那处急速抖动,都情热亢奋到了极处。卜义侧着脑袋还要看、蝈蝈儿拉了他一把,两个人仍按原路回到下房,兀自都面红耳热,头晕心跳。

  “看见了吧!”蝈蝈儿笑道:“这就是贵人们私地的模样儿!啐——好恶心人的么!照样儿就把乾隆爷的法子教了王八耻——知道人家怎么当上正总管的了吧?”卜义惊定思惊,乍舌说道:“罪过……佛祖呀!——这要叫拿住,犯剥皮罪的呀!”“好聪明人——你去拿试试!管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蝈蝈儿哂道,“舒坦一时是一时,百不相干的——先头那个惠主儿,也是和太监弄这个,叫这位那拉主儿拿住了,也不过一个打发到辛者库洗衣裳,一个处置到龙阳斋看守玉器。家丑不可外扬,乾隆爷比你聪明!”

  卜义还在想着方才情景儿,见蝈蝈儿巧笑娇嗔,也是一脸春色,欲待照模范做去,猛地想起黄匣子,遂笑道:“我得赶紧去‘土耳其’了,往后黄匣子我包送了。这边听说叫‘摸死渴’(莫斯科)真真的实符其名,下回来,我准摸死了你叫你解渴!”蝈蝈儿追着他还叮咛一句:“千万千万——今儿见的事烂在肚里!”

  卜义回到延祺宫,乾隆尚自洗浴未出。因见乘舆已停在“土耳其”正殿阶前,卜义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误了时辰,便坐了秦学桧屋里,扇着扇子张望门外等候。一时便见秦学桧满脸热汗颠回来,一进门便说:“热,热!”端茶咕咚咕咚喝一气,笑道:“别看我管烧火,今儿还是头一遭长见识。主子和睐娘儿在澡堂子里那个——”正说着,乾隆由一群太监簇拥着出来。卜义见嫣红和英英两个嫔在宫门口跪送,才知道这是她们起居住所,摆手儿道:“一回头再说——”抱着匣子出门,趋步官阶下躬身侍候。

  “卜信接了匣子。”乾隆一眼扫见了,吩咐一声,又命嫣红英英,“回去吧,晚间朕过皇后那边——”因见睐娘也低头站在乘舆旁,笑道:“睐娘也回你主子娘娘那边,禀一声说朕去瀛台会议。晚间过去看她,然后来嫣红她们这边进膳——这王八耻怎么弄的,到现在不见影儿?”

  众人答应着,因乾隆乘舆未动,也都不敢真的离开。只见王八耻一溜小跑从西边“克里姆林”过来,微微吁喘着陪笑道:“奴才那边陪那拉主子钓鱼,贵主儿叫奴才给钩儿上挂肉饵子——不敢耽误主子差使!”卜义听着,忍不住吞声一笑,忙咳嗽着掩饰过去。乾隆掏出怀中金表看着,指针正抵未末时牌,心满意足地舔舔嘴唇,坐稳了,一边拆看黄匣子,口中吩咐道:“起驾罢!”

  “万岁爷起驾了——!”王八耻唱歌儿似的高喊一句。远处一递一站都有人接声直传。

  “万岁爷起驾罗——”

  “主子爷起驾喽——”

  瀛台等候乾隆的几个大臣已经来了多半个时辰,倒也不为了虔敬。这里西临西山,东夹壅山万寿山,南边是飞放泊,其实坐落在南海子的西北,从西绕一湾月牙儿形水路,在澹宁居西北又另成一潭,瀛台就修在潭中。什么八仙洞、十八学士亭,对弈台一类景致点缀起来,高低起伏错落有致。因东西两面夹山,夏日时分,无论北风南风,都从海子密林间穿掠而过,被水气林荫滤了,失去了那份燥热还带着潮凉。登观星亭四眺,壅山万寿山叠翠碧苍,西山岚气含黛云岫横亘,南北瞻望,万木葱宠竹树掩映间廊庑衔接,亭阁参差,俱都在烟色水光之中若隐若现——如此景致,又凉爽宜人,又有恭候圣驾堂皇正大的由头,谁愿意躲在自家闷热的四合院里,热得顺头流汗不停地挥扇法暑?因此不约而同,都早早来了,聚在莲花台亭子下观景说话。

  几个人都是大军机,除了傅恒阿桂,都兼着部务,顶尖儿的风云人物,都自有一份深沉。傅恒儒雅练达,只在栏边随意散步,刘统勋素有心疾,倚柱靠坐在漆柱旁的机子上静静养神,岳钟麟是新起复的兵部尚书,矜持中还略带了点拘束。只有纪昀,似乎从不疲倦,坐在石凳上侃侃而言,对阿桂陈说他的《四库全书》,俯仰之间,精神焕映,“经史子集四部,真是浩若烟海啊!你方才问‘子部’,共是十四类,一儒家,二兵家,三法家,四农家,五医家,六天文算法,七术数,八艺术,九谱绿,十杂家,十一类书,十二小说,十三释家,十四道家。一共是九百二十部,一万七千八百零七卷……你大约想看点兵家的书?有!”

  阿桂初入机枢,刚至而立之年,既要学宰相度量,又不能过于持重造作。一边想着乾隆驾到后如何应对,又要雍雍穆穆含笑和同行周旋,见纪昀说得口渴,起身提壶给他续了茶,微笑道:“领教了——不过您没有猜对。我想问的是儒家的事,有一件事是非难以判定。”他这一说,除了岳钟麟,大家都留了心。

  “还有儒家判断不了的是非?”纪昀一笑,“你说说我们听。”

  阿桂点头,说道:“我在陕州知府任上,三门峡有个清里村,出了个案子报上来,叫我好生为难——那个村的族长,告本村龚家媳妇龚王氏,不守族规,和村里几个年轻人明里暗地来往,勾结宿奸淫乱不堪;有时甚或一夜之间你去我来的几个,折腾到天明——被本村族里当场拿住了一对,送县告官。陕县县令申上来,我说,这是屁大的事,也来惊动我?县令说,‘这个女的生性至淫,早就有人告过。但她又是全乡最孝顺的一个,她的老公爹、婆婆、妹子,兄弟媳妇,还有她男人,一家子到县拦告,说要拘了这女人,就要家散人亡,请求免罪’。——至淫,又最孝——我现在不指这件案子了,请问纪公,《春秋》之义该如何置评?”

  “淫乃万恶之首,孝是百行之先……”纪昀沉吟了。深思有顷,几次张口欲言,方抚膝叹道:“前者是论行的,如果论心,哪个人没有淫心?世问也就没有完人了。后者……是论心的,富贵人家侍奉老人侍奉得好,是孝行;可不光有孝行,也要有孝心;没有孝心不算孝,贫寒人家如果和富贵人家比这孝行不比心,寒门也就没有孝子了……”说罢停顿起来思量:愈说愈胡涂了,于是又道:“这一论题情理反悖,圣人没有论及,我一时还真寻思不来……”傅恒在旁笑道:“那婆娘难死纪晓岚——必定是她丈夫不中用,或家中贫寒,或者有别的难言之隐,家里才拦告的!”阿桂道:“这我都想到了——”还要备细说,纪昀道:“不是就事而论,是这个命题,何止难倒纪某,孟子再世,他也难以论定:德可升天、罪当入地,只好叫玉皇和阎王二人商量商量再说了……”

  他说得大家都是一笑,阿桂却是有心司学政务,又问傅恒:“礼部前儿递上来各省申请奏报施表节妇烈妇那张单子,六爷看过金华那个案子没有?”“你是说姜柳氏被恶少轮奸,骂贼不屈而死的那个?”傅恒点头,说道:“我当然留意了的。可惜是受了辱而后死,没法给她立牌坊。论起‘烈’,满够分量,但却又失了‘节’,我也很难过叹息的。批了下去,厚葬,地方表彰——朝廷不宜表彰——延清,那五个恶少是怎么部议的?”

  “四个斩立决。”刘统勋也在想他们的议题,他似乎有心事,望站水面游鱼喋呷,多少有点不经意他说道:“一个斩监候:他是最后一个。而且临时阳痿,几个人对证了的。”几位大臣都不禁莞尔。纪购转脸对傅恒道:“洪亮吉、沈归愚、钱香树、朱修笃几个《四库全书》史集副总校,昨儿有旨罢斥不用。这都是有名的硕儒,六爷是史集总校,待会儿皇上驾到,请你替他们斡旋几句。这么多的文字校对,偶有几处脱漏失误,情有可原——我保他们是兢兢业业作事,不是玩忽失职。我也有失误嘛!”傅恒苦笑道:“圣上震怒,连我也卷进去,罚俸半年呢——你不晓得?我就死也不得明白——你纪晓岚怎么就不出差错——我校阅时把细得一撇一捺都不敢放过呢!”

  纪昀转脸看众人都在散观湖境,作个手势示意傅恒跟自己来。傅恒不明白他要说什么,说声方便,和他一块转到一座假山后边,问道:“你捣什么鬼?”纪昀笑道:“我教六爷一个不传之秘,包你往后只挨训,不遭大斥。跟你约法三章,有一日我在别的事上出了差错,六爷也得保,保我——我们是恩亲嘛!”

  “那是当然,不过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遭斥,你为什么又罚俸又挨训?”

  “出了错儿嘛!”

  纪昀笑着摇头,看傅恒惊异地望着自己,说道:“跟六爷说句透心话。您要接着这样仔细办差,不但不见皇上的情,有朝一日贬你的官也未可知!”

  “嗯?”傅恒愈加诧异,“你说说看!”

  “皇上是何等样主子?圣学渊深,精明强干,历世练达、都是经天纬地、一点也不亚于圣祖世宗。若论勤政、精力打熬,千古帝王没一个及得上!”纪昀的神气多少有点诡谲,见傅恒听得专注,又道:“正为圣明过于天高,自然求下要严。他心性高傲,你一点毛病也让他挑不出来——你不是比圣上还‘高傲’?所以,太把细了反而不好,‘过犹不及’,六爷——您明白么?”

  他没有说完,傅恒已经“明白”得犹如醍醐灌顶。千古忠臣,轰轰烈烈死无下场,多得如恒河沙数,一片诚贞之情不为白日所照,原因就在于他们让皇帝觉得“比朕还精明”!六经四书里却偏不写这一条:皇帝精明,你要稍糊涂一点;皇帝昏愦糊涂,最好你就更“糊涂”,甚或作个白痴。纪昀见他怔得发呆,暗自懊悔把话说得太直太白,正思挽回,傅恒已回过神来,竟向纪昀一揖,说道:“真正受教了,真真的谢你了——这几句话可保我一世平安!”“这是人情,人情就是天理,并不是教唆六爷为非。”纪昀紧着圆场,笑道:“明哲保身——连自身都保不住,怎么辅佐皇上为一代令主呢?”

  二人正说着,听远处乐声细细鼓吹穿林渐渐近来,知道乾隆御驾将临。对望一笑,二人都转身出来,乾隆已在对岸九曲板桥下舆,从容徐步过来,当即随班跪了迎候。待乾隆到了桥头亭,傅恒率先叩头,称道:

  “奴才傅恒等恭候圣驾,给主子请安!”

  “都起来吧!”乾隆略站了一下,看了看几个心腹股肱大臣,含笑说道:“韵松轩虽也凉爽,没有风,比这边气闷些,所以叫了你们来——随朕进工字殿吧。”

  众人一一躬身听命,随乾隆身后亦步亦趋进殿。原以为殿中必定比外边要闷热些的,进来才知道,这座‘工’字形殿字东西南北四面开通,厚重的穹宇,中间天棚藻井又加了一层,再毒的太阳也晒不透。中心须弥座设在十字冲口,无论什么风向,都在这里交汇,为防穿堂风伤人,四面都敞围着薄纱屏风,一色的黛青色金砖打磨得光可鉴影,踏上去觉得连脚心都森凉沁心。因殿宇深邃,为增光色,所有过道壁上,字画摆设全无,嵌满了人来高的大玻璃镜,色彩各有不同,对影反射,即便一个人进来,也觉得满殿都是人影晃动。几个人进得这里,不但滴汗全无,随着阵风徐徐,竟还有些寒意。因乾隆进内殿更衣,几个人肃立在御座屏风前,有点像傻子进城,呆头呆脑地东张西望。见乾隆从角门出来,“唿”地便跪了下去。

  乾隆进殿前只穿一件米色葛纱袍。出来时已套上了石青色直地纱绣洋金金龙褂,项上戴一串伽捕香朝珠,系着白玉钩马尾纽带,青缎凉里皂靴踏在金砖上铮铮作响,却没有戴冠,由王八耻捧着随侍在旁。他显得很随和,适意地走动几步,打量着岳钟麟道:“你还很精神嘛——廉颇不老,尚能饭否?——延清近来心疾好些了罢?朕下旨太医院派医士两人,还有内务府派二十名太监到你府侍候听用,他们都去了没有?”

  二人便忙都叩头谢恩。刘统勋感动得声音发哽。说道:“皇上给臣的待遇是亲王待遇,断然不敢当的。太监打发回去了,医士不敢回去,留了一个住在臣府——其实臣的病不要紧,皇上赐的药、苏合香酒很效验,务请皇上不必为臣的身体操劳。”岳钟麟却是声如洪钟:“臣比廉颇小着十岁,虽不能顿餐斗米,三大碗老米饭、二斤红烧肉是下得去的——臣觉得还能给主子出把子力,出兵放马去厮杀!”

  “若论吃肉,还是纪昀。”乾隆一笑,没有理会傅恒和阿桂,却对纪昀道:“你这个纪晓岚,不检点呐!至朋密友小酌相会,原是人情世故,你怎么请了一大群佐杂无职微员,蝇营狗苟之徒,一大院子搭起席棚吃酒?还是你下请帖!都察院有御史劾你举止不检,有失大臣官体。朕虽留中不发,也不以你为然。”

  纪昀连连顿首,说道:“圣主责得是,都察院也劾得臣是!不过……臣现在这位置,蝇营狗苟之徒来褥闹奉迎的大多了。设这一筵,臣为拒客。”

  “唔?怎么说?”

  “筵宴的主食是水角子。水角子的馅儿是人脚上的老脚皮!”纪昀说道:“臣全家一百多口男女齐洗脚,齐刮脚皮还不够用,还向阿桂借了他亲兵的三十多斤——吃了臣的老脚皮,这群人还愿意再登臣的门槛么?”

  原来如此!乾隆先是愣着听,接着不禁哈哈大笑:“老脚皮!啊——哈哈哈……”傅恒凑趣儿笑道:“好恶心人的,亏了纪晓岚想得出!”刘统勋也诧异,“难道吃不出臭味儿?”岳钟麟只是颤着胡子笑,阿桂笑道:“他说要借老脚皮和药用。他那么大学问我当然信——叫亲兵们泡脚,都来刮——谁晓得他和的什么药?洗了又洗,漂了又漂,哪里还有什么臭味儿?”岳钟麟笑道:“兵部新分到我府的门官也去了的,怪道的我问他,纪大人作什么好吃的给你们了!他说‘菜也平常,只那水角子是肉馅儿,谁也吃不出滋味来,不晓得是什么肉!’他要知道是脚茧子,不当场呕出来才怪呢!”

  众人又笑一气,乾隆索了万丝生丝冠来戴上,轻咳一声,笑声立止。他却不立刻上须弥座儿,从案上抽出方才拆出的两封折子,递给傅恒,说道:“一封高恒的,一封刘墉的,都不长,你们传看——真有意思,两个逃将,一个在狱里杀了个狱霸;一个在德州又杀了个恶霸,还都夹着一份姻缘情爱——”一边说一边就登了御座,却仍是和颜悦色,神清气朗他说道:

  “今日议的几件事,昨儿都已有旨意告知了你们,一个赋税,一个白莲教,一个吏治,一个金川之役。嗯,还有讷亲的处置。”

  几个大臣,连正看折子的傅恒,都抬起了头望向皇帝。

  “讷亲——还有张广泗,都已经锁拿到了丰台。”乾隆一哂,淡淡地说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二月河作品 (http://eryuehe.zuopinj.com) 免费阅读